​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21 01:30: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

●怎样把握天地变化对人的影响

●会号脉的人是通神的

●人的脉是顺着四季变化去跳的

●脉的跳动也是跟着阴阳去走的

●号脉时要根据男女的不同体质下诊断

●好医生看病时替天行道

●心与精相合,人才会安宁

●“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

●人只有开了慧,才能得道

经文:故善为脉者,谨察五脏六腑,一逆一从,阴阳表里,雌雄之纪,藏之心意,合心于精,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谓得道。

 

1.怎样把握天地变化对人的影响

梁冬:“故善为脉者,谨察五脏六府,一逆一从,阴阳表里,雌雄之纪,藏之心意,合心于精。肺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谓得道。”

徐文兵:这是《金匮真言论》的一个总结的段落,我们先从“天有八风,人有五风”开始,讲了四季变化对人的影响,东、南、西、北刮的不同风对人的影响,后面开始罗列五行分类对人的影响,讲了天、讲了地,最后落实到人,以及怎么去把握那些天地变化对人的影响。

 

2.“故善为脉者,谨察五脏六腑”

会号脉的人是通神的

梁冬:“故善为脉者,谨察五脏六腑”是什么意思?

徐文兵:把握天地对人的影响,最后落实到人,就是去把他的脉。我们说了解一个人就是“我把准了你的脉了”,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你一翘尾巴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这叫“善为脉”。所谓“善为脉者”就是比较善于号脉的人通过脉象可以体会到内在的五脏六腑的变化。谨是严谨的“谨”;察是警察的“察”,“察”怎么写?

梁冬:有点像“祭”字,是不是?

徐文兵:它本身就是个“祭”字。我去日本访问的时候,特别注意两个字:警察所——相当于我们的派出所。比警察所高的是警视厅。

梁冬:它们是什么关系呢?

徐文兵:“视”和“察”是不一样的。东京警视厅的位置很高,具体办事的是警察。我们经常说“视察”。

梁冬:“视”和“察”有什么区别吗?

徐文兵:通过号脉去把握五脏六腑的变化,绝对不是去切开人的肚子去看。所以,用肉眼看东西叫“看”、叫“见”,但不能用“视”,也不能用“察”。视和察都带一个“示”字边。

所谓“视”是处在一种通神的状态下,我们经常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个“视”就是说,我在入定的状态下,没有体会到、没有感觉到眼前的东西。

道家修炼中有一个考察学生的方法,比如说咱俩今天晚上开始静坐,正好天上有一个月亮,但我们是在一个密闭的没有窗户的屋子里静坐,所以不知道天昏地暗,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然后,老师就问,月亮在哪儿?就是考察你在肉眼看不见的情况下能不能感觉到月亮的存在,并确切地指出它的方位。如果你能做到,那么考试通过,你可以去练下一级。

 

“视”和“察”是要用心才能达到的一种状态

徐文兵:司马迁在《扁鹊仓公列传》里记载扁鹊,说他跟长桑君修炼,服上池水,然后又吃一些药,最后从长桑君手里得到了上古传承的典籍。

长桑君把扁鹊培养到了什么程度呢?扁鹊出师时可以视见垣一方人,意思是能够视墙对面的那个人。这个视就是我面前说的那个状态,是在通神静坐的状态下,感觉到墙对面那个人的存在的。

梁冬:《史记》上是这样记载的?

徐文兵:没错,扁鹊甚至能够描绘出那个人长什么样、穿什么衣服,这叫出神入化。所以,“视”和“察”不是用肉眼,而是用心才能实现的。

古代没有表,大夫号脉的时候要数息。什么叫数息呀?不是数病人“呼哧呼哧”那个呼吸,而是自己调息。大夫是根据自己的呼吸节奏,了解病人脉搏的快慢。

一般人的脉叫“一息四至”,就是大夫一呼一吸之间,他的脉跳四下。低于四下、三下,叫迟脉,高于五下、六下,叫数(shuò)脉,司马迁记载扁鹊“可以视见垣一方人”,“以此视病”——用这种方法去给人视病,“净见五脏症结”,没打开肚子,但是你有什么病我都知道。“望而知之谓之神”,“特以诊脉为名耳”。

其实,大家都有过类似的体验。有一次,我在早晨八点起来,在上班路上突然想起一个半年前看的病人,那人姓赵。我当时心想,“这个人有段时间没来,不知道他怎么样?”

等我一进办公室的门儿,赫然发现那人正坐在那儿等我呢!他没预约,没挂号,临时有点不舒服就来了。

梁冬:有一天,我在马路上突然想到一个以前的同事。我想这个人现在在干嘛呢?然后刚一抬头,这个人就迎面走来了。

徐文兵:老天赋予我们的很多先天的本能,很神奇的。但是,被后天那些自以为很怎么怎么着的意识给蒙蔽住了。当医生的修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能够入定,能够静心的时候,他能体会到很多东西,包括玄之又玄的“悬丝诊脉”。

“男女受授不亲”,公主、皇后出身高贵,不能让一个小破大夫摸来摸去的,所以就在手腕那儿搭根线。搭根线就有动静,就是不搭线,躲在围帐里,医生靠本事也能感觉得出这位高贵病人的病情来。

梁冬:“视”和“察”有什么区别呢?

徐文兵:“察”带个“祭”,带个“肉”,还摸着肉。“视”是完全不接触。

梁冬:察的哪个部分是“肉”呀?

徐文兵:祭祀的“祭”,上面左边不是个“肉”吗?

梁冬:像“月”字的那个部首。

徐文兵:上面是个“肉”,祭祀是要用肉的。改成“察”以后,还有个肉的接触。所以,号脉有肉的接触,叫“察”。我干脆不摸你的脉,叫“视”。所以,“视”要比“察”高一级别。

梁冬:“警视厅”要比“警察厅”高。

徐文兵:所以,警察是接触事主和抓贼的,叫“察”;那个控制警察,不需要亲自下基层的,叫“视”。

 

是多大的料,就会碰见多大的事儿

徐文兵:脉是我们能摸到的血管的搏动,就是动脉的搏动。我们经常说,中医讲气,你看不见气,体会不到气,但是你可以去摸一下他身体的温度——热的地方叫“有气”,凉的地方叫“没气”这叫卫气。

另外,我们除了心脏搏动以外,跟它同步,是谓“谐”——谐同效应的“谐”。谐的那个东西就是动脉。那也是一种气,我们管它叫营气。我们号脉摸的是动脉的搏动,号的是营气。但是医生还要摸身上其他的部位,包括有的人左半边身凉、右半边身热;有人上面热、下面凉;有人上面凉、下面热,这号的是卫气,叫“尺肤诊”。

摸一下人家的胳膊、皮肤,这都是古代的“察”,都是要肉挨肉、彼此接触的。这个脉跳动的样子,我们给它起个名儿,叫“脉像”。这个“像”是单立人的“像”,就是说,我有脉在这儿跳呢,它是个客观存在;但是同样的脉,不同的人摸完了以后得出的结论不一样,这就是说“脉象”不同,为什么不同?

梁冬:因为摸脉的人不同。

徐文兵:简单来说,同样一张X光片,不同的大夫看,得出的结论不一样:这个说结核,那个说癌症,那个说就是一口痰堵那儿了。为什么会这样,谁更接近于真相呢?最后只好开胸验肺,看看到底是什么。谁更接近于真相,说明谁的诊断水平就高。所以,想学好中医,必须要提高作为医生的个人素质和修养,提高感觉的敏锐度。

我们以前搞科研,做过脉象仪,就是把那脉的波动反映在图纸上。我心说,看到图纸上画的曲里拐弯的那些东西,不同的人得出的结论还不一样,与其跟客观的东西较劲,不如提高一下主观的修养。所以,“善为脉者”,指的是有修养、有修炼的人,而不是说自个儿手还冰凉呢,搭人的脉,号了半天什么也号不出来。

梁冬:这话说明,你是多大的料,就会碰见多大的事儿。在你没有修炼好以前,最好的事物迎面而来,也会擦身而过,因为你根本兜不住。

徐文兵:或者本来是个好事儿,也能让你做坏了。

 

什么人能够“不打开箱子,就能确定里面有什么东西”

徐文兵:现在人们提出一个黑箱理论。黑箱、白箱的区别在哪儿?打开箱子才能知道里面是什么,叫“白箱”;没打开箱子,你能确定里面的东西,叫“黑箱理论”,这是高手。很多人说这不是玄乎嘛?其实,“有诸内必形诸外”,中医就通过外在的这种能摸到的脉象,去用心体会它内在的一个变化。

汉朝有个名医,叫郭玉,他说过一句名言叫“医者意也”。他当时给皇帝看病,皇帝不信,说:这人有那么神吗?于是皇帝想考考他,就搭了一个帷幔,让里面的一个宫女伸出手来,让郭玉号脉,号完了以后,又让一个小太监伸出右手,这个手大概也挺白净、纤细,跟那个小宫女差不多。伸左手的人是个宫女,伸右手的是个小太监,让郭玉挨个号脉。郭玉摸完脉,两个都号完了,皇帝就问:“怎么样?脉象如何?”

郭玉说:“臣行医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脉,一雌一雄,一阴一阳。”打开床幔,出来的是两个人!郭玉通过了皇帝的考试,成为御医。

 

如何让一个病人发自内心地信任医生

徐文兵:现在很多病人去看大夫,一伸胳膊不说话,然后问:我什么病?这其实是一个试探。如果这个大夫通过了,医患之间的信任感一下就建立起来了,这时候你给他用针用药,效果非常好。为什么?病人已经发自内心信任你了。

但是,现在的大夫、医生基本上很难通过这个考试。也有通过的,比如说,病人问:“大夫我什么病?”

医生回答:“你阴阳不和,气血不调。”

所有的人不能都得出这个结论的。这就是一个诊断的功夫。

通过号脉,通过脉在外面的搏动,你能体会到内在五脏的变化,这叫“谨察五脏六腑”。介绍一下号脉,左右手的脉象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说我只有一个心藏,为什么左右手脉象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说我只有一个心脏,为什么左右手脉象不一样?因为从解剖学上来讲,是有区别的。比如说,左胳膊离心脏比较近;右胳膊离心脏比较远,还是有不同之处的。即便根源相同,还有个位置的不同。所以,中医认为左手和右手的脉象是不一样的。

在北半球的时候,左手代表生发——太阳从东边起;右手代表肃降。所以,左手食指代表心、中指代表肝、无名指代表肾,肾阴。右手食指代表肺、中指代表脾胃、无名指代表肾阳。这就是通过这三个指头去“谨察”五脏六腑的变化。

有一个离退休军队老干部找我看病,我一摸右手,发现他的脉象很怪,这个脉我没见过,脉的波幅特别长。正常人都是三个指头,到第三个指头,尺脉都偏弱,但是他到四个指头都能摸见。后来,他说了,“我放了四个支架。”

通过号脉,我察觉出了他体内有异常,我说:“你有很严重的胃病。”

他说:“我吃得香,喝得香,我怎么会有胃病?”

我说:“您去查一下吧!”

他后来就去做了胃镜。现在这个胃镜技术也进步了,就好像让患者稍微睡一小觉儿,那胃镜就做完了,没有任何痛苦。当时,胃镜报告证实,他患有重度萎缩性胃炎,有肠上皮腺化生,还有腺体的增生和淋巴结的肿大。再往下一步,肯定就是胃癌了。

最后,他拿着报告单来找我说:“徐大夫,你说得对。你看,这怎么办,人家给我开了好多胃药。”

我说:“你既然验证了我的诊断,就按我们中医的方法去调治,它是可逆的。”

所有的癌症里边,只有早期的胃癌,我还敢调治。其他的癌症,咱水平不高,不敢调治,为什么呢?因为胃是“腑”,五脏六腑的“腑”,它长在腑上。如果您得了什么肺癌、肾癌、肝癌,那就到了“臓”了,就不好调治了。所以,通过号脉是可以体会到五藏六府的变化的。

愿意学号脉的话,可以看看李时珍写的《濒湖脉学》。李时珍晚年就住在“濒湖”,自号濒湖老人。他把二十七种脉象全部以七言歌诀的形式总结出来了。

 

只有好医生才配叫“人肉CT机”

梁冬:好的医生就是要把自己修炼成为一个人肉CT机。

徐文兵:CT机有局限性,比如说,万一扫描间距拉宽了,肿瘤又正好在那间距里面,可能就扫不到。所以,比CT还精细的是MRA,核磁共振。核磁共振也是局限于物质,只能用眼睛去看。如果懂得号脉,就能体会到患者心情的变化。

有一个外交部的病人,大早上起来找我抄方儿,说别人给他开了个方。我说,号号脉吧。一号脉,我说:“你是不是昨天晚上跟人吵架了?”

“啊!”他说,“你怎么这也能号出来?昨天我们楼上那一帮小青年,闹卡拉OK,不睡,我去跟他们吵了一架,气得我一晚上没睡觉。”

梁冬:人发怒时脉象是在哪个位置上?

徐文兵:整个脉绷得很紧,就是人怒从心头起的时候,整个脉就像绷紧的弓弦一样。所以,脉象的“象”,“象由心生”,你如果有那个心、有那个神,象由心生,你能体会到它的真相。你心里面没那个东西,你就摸脉的时候,数心率还能给人数错。

梁冬:你在什么样的层面上,就能看到什么样层面上的问题。

徐文兵:这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能反复地跟着老师去号脉。老师号完一个脉,你去体会。中医里边有个“芤脉”——草字头,一个孔夫子的“孔”。

梁冬:“芤脉”到底是什么呢?

徐文兵:我们上学的时候都学过芤脉,李时珍的《濒湖脉学》上也描述得很清楚:“如捏葱管儿”。就是说,你号脉的时候,患者手腕的表皮是硬的,稍微一按,“啪啦”就空了,闪了手,这是芤脉。描写的很形象、很生动,但是我没摸过。但我们大学宿舍里的老七摸到过。他毕业后分到了鼓楼中医院。鼓楼中医院是著名的调治男性不育的医院,查男性不育的时候,患者就要化验精子,专门有个特殊的屋子,让人去采精。采完精以后把精液作为样本去化验,回来再接着号脉开方。

后来,老七说:“哎哟,我天天号的都是芤脉。”就是男人在射完精以后,脉象就是“芤脉”——精血空虚的脉。善为脉者,一号脉就查出来了。

 

女性怀孕后脉象是“如盘走珠”

梁冬:女青年怀孕之后的脉叫弦脉,还是滑脉呢?

徐文兵:滑脉!

梁冬:滑脉是一种什么样的脉呢?

徐文兵:滑脉叫“如盘走珠”。“滑脉如珠替替然,往来流利却还前,莫将滑数为同类,数脉惟看至数间。”这首诗是李时珍编的,告诉你滑脉跟数脉的区别。就是说滑脉跟树脉——跳得“叭叭叭”很快的那个脉有点像,但是滑脉是像小珠子一样,“咕噜噜”“咕噜噜”的。具体描述滑脉的主病,他这么说:“滑脉为阳元气衰,痰生百病食生灾。”就是说,你摸到普通人有了滑脉,他肯定是体内元气化不了那些多余的营养物质,于是元气衰了,就会生成痰涎、食积。特别是小孩子,一摸是滑脉,肯定是食积顶住了。

但是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女子怀孕。女子怀孕就是体内有“异物”了,脉象是在第三个指头出现滑脉。肾那地方平时是沉潜的,一般摸不着。突然在那儿冒出一个咕噜咕噜的小珠子——滑脉。

我有好几次都遇到了这种脉。我基本上都得给病人扎针,但对方一说该来例假没来,一号出这种脉,我就留个心眼儿,说:“你去查个尿吧。”

对方就说:“唉!没事儿!没事儿!不可能怀,我这么多年没采取什么措施也没怀上”。

我说:“您还是去查吧。”

查完尿回来,她又说:“没有”。

我说:“你还去查,查血。”

一看,有了。人家怀上孩子了,你再给人扎针,来个见红,就会引起流血,小产,这叫“谋财害命”。所以,我通过号脉避免了好多次事故。

我那会儿在中医药大学的校办副主任叫王义夫,是我的师兄。有一次我们聚会,介绍一帮新朋友认识。一听有中医大夫,伸手都要号脉。我那会儿号脉功夫不灵,但王义夫灵。

当时有一个少妇要号脉。

号完脉以后,王义夫说:“你怀孕了。”号完两只手以后,他说:“是男孩!”

说得那少妇闹了个大红脸——她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她老公也在边儿上,也没当回事儿,继续吃饭、聊天。后来,那位少妇就去检查了,一查,还真怀孕了。九七年的时候,那孩子出世了。九七年是牛年,那孩子就叫牛牛,现在牛牛都长大了。可见,中医的号脉多么神奇!

梁冬:刚才讲到“谨察五脏六腑”,以后我们会有专门的篇章讨论脏、腑。

徐文兵:中医的臓象不是解剖。我们把人肚子剌开看到的那叫“臓像”、是单立人的“像”;不剌开肚子,通过外在“视”和“察”的手段,体会到内在的变化,叫“臓象”,是不带单立人的那个“象”。所以,中医讲气象、脉象、藏象,都是用心去体会出来的东西。

梁冬:像南老说的,“去面对这个问题,搞不清楚先睡觉去。”睡醒了就行了,是吧?

徐文兵:有人问南老信什么教,他说:“我信睡觉。”睡觉就是养神。道家把睡觉叫“小死”,人如果不能小死,就得不到“大活”,所以睡不好觉的人没神儿。

梁冬:就像当年买了万科股票的人,这些年什么都不干,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为亿万富翁了。你中间折腾,抄盘,买盘,卖盘,那都没用!

 

3.“一逆一从”

人的脉是顺着四季变化去跳的

徐文兵:“一逆一从”说的是人的脉是顺着四季变化去跳的,包括脏腑。《四气调神大论》里边说过,脉象跟四季变化不一样。正常人叫什么:春天——浮起来;夏天——洪大;秋天——毛,开始往里收了;冬天叫“石”,叫“沉”,就像石头进水一样,沉下去。这叫从。

在冬天,如果一人的脉浮起来了,一个是感冒了,阳气鼓动起来;第二,可能是冬泳去了,或者这个人的岁数比较大。

浮脉是什么,“三秋得令知无恙,久病逢之确可惊 。”就是说,春、夏、秋三季给老年人摸到浮脉,没事,偶感风寒、微有小恙,都没事,可是如果一个病重的人突然脉浮起来了,“久病逢之却可惊”,那就要准备后事了!

春天本来应该宣发起来,人的脉应该浮起来,可是如果这个人就起不来,就代表他的肝气就不旺,或者冬天没有把精藏好。所以,通过号脉可以看出一个人体内气血的生、长、收、藏的变化跟外界天地的变化是否合拍。如果不合拍,中医可以看出来你得了什么病,“逆春气,少阳不生,得什么病”“逆夏气,得什么病”都能判断出来。具体地说,中医一号脉就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拉肚子,是不是在打摆子?很多人说,中医可神了,其实他们的推理、推论是有根据的。

梁冬:一逆一从。

 

4.“阴阳表里”

脉的跳动也是跟着阴阳去走的

梁冬:“阴阳表里”是什么意思呢?

徐文兵:阴阳是指阴脉和阳脉。我们说浮脉是阳,沉脉主里,“沉潜水蓄阴经病,数热迟寒滑有痰。”就是说,一号到沉脉,肯定是病在很深很里、病在里面。如果是冬天,阳气封藏也就罢了。如果一年四季,都是我按到你的骨头才能摸到你的脉,这种脉叫伏脉,潜伏的伏,比沉还厉害。还有一种脉叫驻骨,就是摸到骨头才能摸到脉,一看就是患了很厉害的阴寒、内停的一种病。

一般号脉分浮、中、沉三步,手一搭就能摸到,是浮脉;中间平和,是正常人的脉;按到很深才感觉到脉,就病在里了。

梁冬:那为什么叫有阴阳表里呢?

徐文兵:阴阳是四季。秋冬是阴,春夏是阳,脉的跳动也是跟着阴阳去走的。如果跟它逆着的话就反四季了,反季节脉都容易出问题。

 

5.“雌雄之纪”

号脉时要根据男女的不同体质下诊断

梁冬:“雌雄之纪”是什么意思呢?

徐文兵:男女的脉不一样,为什么前面说的神医郭玉能号出两个人的脉不一样呢?一般来说,男人主阳,女人主阴,女人的脉是阴血比较足,男人的脉是阳气比较足。就好像我一眼看人,不管她怎么穿男装、怎么剃光头,我一看她就是个女的,这是一种感,不是觉。

梁冬:讲到雌雄之纪,雌和雄我们都知道了,“纪”是什么概念?

徐文兵:这是说你要根据男女的不同体质,再结合脉象去下诊断,男人阳气足,阴气不足,女人阴气足,阳气不足。

梁冬:什么叫阳气足,阴气不足?

徐文兵:比如说,如果是男人得了浮脉,你给他用发汗药就应该稍微谨慎点,因为他本身就是阳的。你给女人用发汗药,因为她底下阴血足,就可以加点量。女性来月经前、来月经中和来月经后,你用的药应该完全不一样。

如果一个人的脉特别细,本来是一根管子,变成了一条线,我们就知道这人阴血特别不足。如果是个男人出现细脉,我们可以理解,他的阴血就应该不足。但是如果一个女人出现了细脉,那就有虚劳的可能性、就是耗损太多了。这就是辨别雌雄,结合雌雄去辨别一个人的症状。

 

6.“藏之心意”

好医生看病时替天行道

梁冬:“藏之心意”作何解释?

徐文兵:心和意不一样。一个是我们根据老师讲的,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另外一个就得用你的心去体会了。你学到的东西不见得发自内心地能接受它,所以才有了“学而时习之”。

学了是意识到了,但是真正触及到你的灵魂、动你的心了吗?未必。上高中都学过汽化热,就是水从液体变成汽的时候,会带走大量的热量。所以,当你用舌头去舔一个红烙铁时,它不会烫伤你。舌面上有津液,它会把热都带走。学了以后你说:老师讲得对。但是真让你舔呢?你肯定不敢。我也劝大家别去舔。万一舌头上唾液分泌不足呢!

去用心去体会它,叫“藏之心意”。这个东西只有在你特别安静、入定的时候才能够体会到。不能一边号着脉,一边还想着孩子小升初、股票跌停了还是涨停了,心也不在这儿,意也不在这儿。

所以,为什么说看病累呢?用“意”是你的职业素养,你是做这个职业的,用“意”就够了。但你真要做一个好大夫,得用“心”。病人可能有些话跟父母没法讲,跟老公没法讲,跟孩子没法讲,但他能跟一个值得信赖的医生讲。谁也不傻,谁也别想骗谁。你是真的是用心用意去关爱一个病人,还是糊弄人家,敷衍了事,人家都能感觉得到。

当你用心用意去号脉体会的时候,这时候甚至能触碰到病人的心神。所以,很多人会被你感动,最后你做的工作也会把自己感动。当你的调治按照你的诊断,一步一步进行下去的时候,就是“灵和应”。为什么很多医生(抛去被人陷害、迫害死的华陀、扁鹊以外)都很长寿,他每天就沉浸在那种天人合一的感觉中,那种成就感不是说自个儿干了件什么事,而是替天行道,顺应天、地、自然的规律,成就了一件事,这时,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我认为,这是好的医生健康长寿的一个主要的原因。所以,《黄帝内经》说“藏之心意”,自个儿偷着乐,自个儿去体会。

 

无论做什么工作,只要用心都能干得出神入化

梁冬:冯小刚曾经这样吹捧刘震云,说:刘震云老师哪是自己写文章啊,他把笔一伸出来,那个内容就倾泻而出,好像是神借由他的手写出来而已。

徐文兵:古代人评价李白:梦笔生花。什么叫梦笔生花呢?那就是跟天地的一种交流。现在黄山上不是还有个景叫梦笔生花吗?一块石头上长出棵松树。李白的诗写得好,简直就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不是他自个儿写的,是老天借他的手写出来的。

还有一个故事叫“江郎才尽”。江郎写文章特别漂亮,后来做了一个梦,梦见东晋文学家郭璞。郭璞说:对不起,我有支笔落您这儿了,我拿走了。从此以后,江郎脑子一片空白,再也写不出东西来了,没有灵感了。所以,现在很多影视明星都在吸毒,为什么?找灵感呢!《黄帝内经》里告诉你,灵感是那么找的吗?

据说某位著名作家当年的文章写得非常好,特别感人。有一天,他走在太阳光下,突然觉得脑子空了,从此以后再也写不出东西了。坊间传言,这个人开始吸毒。他在吸毒以后,突然觉得又有灵感了。然后,就拿香烟那纸,在背面记下灵感。等他醒来一看,写的是香蕉皮比香蕉大!这哪是灵感,这是幻觉!这是用不正当方法燃烧自己的精以后,得到的那种虚妄的东西。

所以,我觉得不管你做医生也好,擦皮鞋也好,哪怕扫马路、扫大街,如果你有这种“谨察五脏六腑,阴阳表里,雌雄之纪”,然后,“藏之心意”,用心用意去扫,都能通神。

我每看到一个人专心致志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由衷产生一种欣赏和赞美。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小孩子在那儿专心致志地玩儿,心无旁骛,我觉得那是一个通神的过程。

藏之心意,合心于精!所以我们说,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这是个循环。我们都知道,物质能变成意识,再说高一点,意识能变成情感、情绪。但是你想想,人体的精是怎么生产出来的?谁让它生产出来的?谁让它按那个样儿长出来的?它背后那个东西是什么?所以它是个循环。两精相搏谓之神,神凝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化生出气,也会化生出物质。

 

关注自己叫贵人,跟着别人的点走叫贱人

梁冬:讲到“藏之心意”,就是说,一个人要学会去聚精、去会神。

徐文兵:聚精会神的时候容易什么?

梁冬:技巧出焉。

徐文兵:容易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古代人制玉,没有高速齿轮、镶着金钢石那种齿轮,就靠一个人在那儿琢、磨。玉的实质很硬,怎么能把那块玉弄成想要的模样?其实就是精诚所至,那个劲进去以后,金石为开。

梁冬:诚意正心。

徐文兵:但没有这个体会的人,你怎么说他也不信。他只相信牛顿的力。

梁冬:其实这个事情,一般人都可以感觉到。比如说,当你真正地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迸发出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两个人隔着千里远,为了见彼此一面,每周都能够往返一次。然后,每天在思念、盼望中度过,一门心思要往对方所在的位置冲。等到你们结婚了,发现以前都疯了,“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呢?”

再比如说,你真的喜欢做一件事儿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可以突破一切障碍。

徐文兵:但现在人的通病叫“神淡散而不藏”。《黄帝内经》告诉我们怎么去养神,怎么去聚神——“独立守神”?去站桩。

那些不懂得养生的人叫“不知持满,不时御神”。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就“按时御神”,神的节拍就是天地走的节拍,你按照四季和昼夜的节拍走,神不就回来了吗?

梁冬:苏芮说过,“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

徐文兵:细分一下你是跟着“感”走,还是跟着“觉”走?我的病人经常说:“徐大夫,一到下午下班那会儿,我就困得不行。你说我是睡还是不睡啊?”

我说:“你这个问题问得有趣,你当然应该睡!‘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困,说明你的生物钟节律到,你就睡!管它三七二十一,正好还避开下班高峰呢!睡醒了再回家。这就叫顺着“感”和“觉”走。第一,你觉得困了,这是“感”;你觉得倦了,身上没劲,这是“觉”。一个“感”,一个“觉”,跟着它走,慢慢你就能调试到与自然天人合一状态。好多人问我,什么时候吃饭?我说,那要看你什么时候饥、什么时候饿啊!关注自己,叫“贵人”;跟着别人的点走,叫“贱人”。

梁冬:萨特说过,“他者即地狱”,用他人的方式要求自己,就是地狱。

 

7.“合心于精”

心于精相合,人才会安宁

梁冬:“合心于精”是什么意思呢?

徐文兵:“心”就是“神”,“心”和“神”在古代是相通的。所以,我们说“神”的物质基础是“精”。所谓“精”,具体来讲是体液,包括我们的血液、精液。

人在散神、出神的时候,有这么几种体会。洗完澡,感觉要出神。喝完酒,神散了,想把它聚拢回来,且得费一阵儿呢!其实我酒量挺大,但是我不馋酒。喝个一次两次以后我就觉得,与其我费了好几天的劲儿再把这个“神”聚拢回来,我还不如不喝它。所以,佛家戒酒,但他们不戒茶,喝完茶以后有醒神的作用。喝完茶以后就觉得有灵感!老喝茶就能提神。

梁冬:现在还有一个“网游之毒”。

徐文兵:网瘾。上瘾的东西都是勾人魂魄的。人说你“丢了魂了”,失魂落魄的,其实被某样东西勾走了。人睡不着,叫“魂不附体”或者“失魂落魄”。

中医讲“人卧则血归于肝”,肝藏血,血舍魂。就是说,你把你的魂藏到肝血里面,相当于“合心于精”,叫“宁”。繁体字“寕”,里面是有个“心”的。

我们说这个人“心神不宁”,“心神不宁”对应“鸡犬不宁”。什么叫“鸡犬不宁”?鸡犬不回窝。

 

8.“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

不要找中医开西药,也别吃西医开的中药

梁冬:“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这句话很深刻!

徐文兵:号脉的这种体会,不应该说。或者说,你是一片好心去说,但是听的人如果不对的话,得出的结果很可能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农夫本来是一片好心,暖了一条冻僵的蛇,结果是被蛇一口咬死。因为农夫的好心是违背自然的。蛇是顺应天地的变化在那儿冬眠呢!你干吗给人家制造一个反季节的错觉,把人家暖和过来?我正做着一个春秋大梦,正睡得好呢,你把我弄醒了,难道不咬你一口?

道家之所以不像某些其它的教派那么昌明、昌盛。其中有一条对学生的选择非常挑剔。不是长着两个胳膊、两条腿,顶着个脑袋的人都能学的。所以,黄帝跟歧伯请教的时候,都是很庄严、很肃穆,沐浴奉香,更衣斋戒,然后诚心正意去学。

如果你遇人不淑,教给一个心存不良又鸡犬不宁的人,最后他在实践中出了问题,不会说自己有问题,他说你这门学问有问题。最后,还可能来一个欺师灭祖,把你搞得一团糟。就像我们现在,经常被患者问:“我以前吃西药,现在还吃不吃?”

我说:“你去问给你开药的西医大夫,我不懂西药,也别问我。”

我经常跟他们说一句话:“不要吃中医大夫开的西药。”下一句呢?

梁冬:不要吃西医大夫开的中药。

徐文兵:现在乱用中药也是一大公害。有的人没学过中药,不知道中药的性味、寒热、归经,然后就从植物学的角度理解,一说当归就是补血的,一说麻黄就是发汗的,然后就根据他的理解去给人开药。以前有味药叫“龙胆泻肝丸”,都是很多不了解中医的西医大夫开出去的。开出了以后,出了事儿了,然后说中药、中医有问题。

中药在正确使用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好的一面,避免有害的一面。所谓正确使用,你得学会它。你就学了几个月,根本就不懂,然后你就去开中药?简直儿戏!

现在,药厂为了卖药,走的是量,为了走量就要变成非处方药。意思是说,中药就这么用,有没有大夫开无所谓。你到药店买,头疼吃头疼的药,拉肚子吃拉肚子的药,这就叫OTC,非处方药。所以,很多厂家都为了争这个OTC,把中药变成非处方药,打破头。最后,吃坏了很多人。所以不要找中医开西药,也别吃西医开的中药。

梁冬:这就是“非其真勿授,是为得道”。

徐文兵:挑选学生,道家要求的非常严格。什么叫“非其人勿教”正心诚意是前提。另外,还要看你是不是那块料。

所以,《上古天真论》就说“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幼而徇齐,长而敦敏,弱而能言。”就是说,这个人是个可造之才,是个可教之才。佛家有句话叫“磨砖成不了镜”,本身没那个素质,“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你怎么教他,教导最后只能是白花功夫,这是“非其人勿教”。他得有那个素质、有那个底子,你才能去教他。

道家也讲究因材施教,他有哪方面的特长,然后给他选定一个方向,黄帝老师说过:碰到那种言辞快,表达能力特别强的人,让他去做祝由;那些爪苦手毒的,就是下手比较狠,打在别人身上就能穿筋透骨的那种人,你让他去做按摩;比较沉静,比较安稳宁神的人,你让他带大家去静坐。这就是根据学生不同的素质,然后给他选派不同的学科。古代还有个测验方法,是一个人是不是爪苦手毒,就让他用手按一个乌龟,乌龟死了,就痛苦测试。

梁冬:这种人的气真的很猛。

徐文兵:所以,很多人只看到了力,没看他背后那个气。

 

讲话恶毒的人心性有问题

徐文兵:有的人言辞比较恶毒。

梁冬:挺好听的话从这种人嘴里说出来,你老觉得怎么那么伤人啊!

徐文兵:这是他的心性决定的,他可能以前受过別人的伤害,然后这种伤害凝结在自己的体内,形成了一种恶毒的东西。这种恶毒的东西是好事还是坏事,看你怎么利用它。我们可以“以毒攻毒”,这种人我们就要让他去咒痈唾病,比如有的人长一个大痈疮,是一种热毒,我们就可以让这种人去调治。这种人內心比较阴寒,说出话都那么阴寒负面,让他去做那种咒痈唾病的事儿,正好阴阳平衡,对他来说也是个解脱。他可以把体内阴寒恶毒的东西释放出去,而且释放到了一个恰当的地方。鲁迅先生写过一篇小说,说有一家人生孩子了,大家都去祝贺,一个哥们儿上去阴阴地来了一句:“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

北京人管这种人叫“找抽呢”。说的是真理,反映的也是客观现实,但是时间场合不对。像这种人就应该去做那些咒痈唾病的事儿。

所以说,古代人挑徒弟,一个是看要素质;第二,看他是不是有诚心诚意的精神去学习。张良是道家出身,当年跟黄石公学习时,黄石公故意把鞋就扔到桥下,让张良去拣,这个拣鞋的过程就是试验张良——对我没有诚意没关系,但你对这门学问要有一种谦卑的态度。

古代都是老师、师傅追着学生,然后试探一下,扔只鞋下去,你要给我捡我就教你,你要不给我捡,我就不搭理你。

 

把不好教的人变成好教的人,其实就是把病人变成健康人

徐文兵:中医的很多东西没法告诉你原因,只能让你去接受,如果你诚心正意地说:“没关系,只要您说得,我就去做;理解的,我要接受;不理解的,我也要去接受。”而且在理解中去执行,在执行中去理解。有了这份心,你才能去学好中医。

要碰上个“杠头”,你说,“西方白色,入通于肺”,他马上跟你抬起杠来,能把老师噎死。碰上这种人,你教他干吗?

为什么叫“愿者上钩”呢?姜子牙钓鱼,用直钩钓鱼,那能钓上来鱼吗?除非那个鱼真的往上蹦。所以说,“道不远人”,道就在你身边,道在无处不在。关键看你有没有求道的心,你能不能放下架子。你要是认为后天的意识比先天的神明强,那你就别学道。

“非其人勿教”,挑人很讲究。我招了一期学生,报名的有一百多个,我最后选下来的就五十来个人,因为我怕我教的时候把自己累死。

梁冬:你真说的是实话。

徐文兵:我对着摄像机讲话,我就觉得很累,好歹这还没反馈;你要是碰上一个负反馈,那个课就更不好讲了。但是你要挑到了对学生,拈花微笑——不用说话学生都明白了。就一节课,下课了,同学们也很High,老师也很High。就是说,教学相长是指这种互动,那种感觉就是让人觉得越讲越有意思,而且越讲越有灵感。甚至,以前自己不太明白的一个事儿,突然在讲的过程中,明白了。

我为什么看小学老师、幼儿园老师可敬呢?他们没法挑孩子。只要是孩子都往那儿送。碰上几个好孩子,教起来太舒服了;碰上几个不好教的呢,累死。因为,把不好教的人变成好教的人,其实就是把病人变成健康人的过程。

 

中医择其人而授道

徐文兵:人都有一种先天淳朴的状态,有的人因为各种原因导致了失真、出偏。那么,就需要修身。中医教学有三个层次。一个是叫“学”,这是意识层面上的,你跟我学。

梁冬:Knowledge it

徐文兵:另外一个叫“修”。“修”是指什么?我们经常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怎么把这个“修”翻译成英文。

梁冬:“修”用哪个词?

徐文兵:修,简单的修车,Repair。但真正那个修的意思是heal。

梁冬:为什么用heal呢?

徐文兵:英文健康叫health,就是heal加个th!

梁冬:令其健康。

徐文兵:就是自愈。所谓修身,就是先把肉身修理、修复,达到健康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去学医,那就不是“非其人”了,正好是“得其人”,“得其人而教之”。天下一大幸事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之”。

梁冬:“施虐狂”碰上“受虐狂”,那真是很Happy,王小波老师说的。

徐文兵:健康人教健康人。人在经络通的时候,思想也是通的。钻牛角尖的人绝对有生理基础,肯定身体里面哪个经络气脉是不通的。你给他扎通了以后,他突然觉得,原来想不开的事儿想开了。所以,“修”有几种类型:一个叫“修身”,另一个叫“修心”。一个叫“自修”,自己修,自己站桩去。还有一个叫“他修”。老师帮助学生去调理身体,调理好了以后,把“非其人”变成“正是其人”。

长桑君为什么给扁鹊“饮上池水”,给他配药,然后传他禁方?其实是在修他呢,像修车一样修,修好了以后再教他,这是个大工程。因为一看扁鹊就是个大根器,是一块璞玉,是可雕之材。

 

9.“是谓得道”

人只有开了慧,才能得道

徐文兵:我求学过程中碰到一位恩师,姓周,名讳叫稔丰,周稔丰老先生原来是天津中医学院的教授,我们是在美国认识的。我跟老先生认识也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老先生是修我的身,把我多年的心病调治好了,给我点穴,痛得我眼泪汪汪的,但是我心里特别高兴。为什么高兴?终于有人知道了我的病在哪儿,而且居然在给我做调治,这是在修我。

然后,老先生又传授我两套东西:一套是五禽戏,一套是我现在用的“病气诊断”。你说是三部九候也好,腹诊也好,摸经络也好,这都是老先生传给我的。可能老先生看我“是其人”,但是不大匹配,需要调拨一下、修理一下,最后把我修理好了。

所以,我现在每次跟学生说,我学的东西有几个传承,一个是我母亲的传承,一个是中药大学裴永清教授《伤寒论》的传承、另外一个最大的传承就是来自周老师。如果没有这个人修我,我可能要么变为异类,要么就是行尸走肉一样地活着。

“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没让他达到那个返朴归真的状态的时候不授他,这个“授”就是手把手地教,就是让他回到“上古天真”那个“精神内守,形劳而不倦”的状态。然后,真气从之。

所谓“真气从之”,就是能够通过站桩体会到自己的先天之气是怎么走的,甚至,能体会到后天的元气,也就是所谓的小周天、大周天的状态。真气从之了,这时候的人就具备了开慧的基础。到那会儿,你已经做了非常好的准备,然后老师一点拨,豁然开朗,是谓得道。

梁冬:这就像庖丁解牛一样,把你轻轻松松地解开了。这是“金匮真言论”的真谛,这就是藏到最宝贵的匣子里面的东西。

徐文兵:所以叫真言,它是中华民族共同的祖先传下来的接近真理的言论。

一根青草健康工作室

让每个家庭都有一个懂健康的人


点击“阅读原文”,为什么很多人看了这个视频,自己就能把病给调好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