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目!你的样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02 02:03: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春回大地

又到清明

天空静穆

光阴凝固


在这个时节

我又想起你

 

想起你

胸前一个个奖章

身上一道道伤疤

还有渐渐清晰笑容

 


亲爱的战友

多久没见面了

想起你不由泪目

 

你从未远去

我们不会忘记

永远铭记




 马 


 琛

二级英模


生前系惠农区公安分局火车站派出所所长。2012年3月18日凌晨在值班期间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年仅38岁。


一腔忧思寄给你


火车站派出所教导员  米学宏



每当翻起这些老照片,马琛兄弟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我的眼前,无尽的思念,他的故事总是浮现在脑海里。


当听说有居民生活困难时,就会看到马琛的身影。


当听说辖区内企业报案后,就会看到马琛驾驶的警车。


当农民工为讨工资找上门时,就会听到马琛与拖欠双方调解的声音……


辖区老人安居的问题解决了,企业被盗的损失挽回了,农民工拿上钱回家过年了,马琛的心便得到了安慰。


和马琛共事的这几年,他都是这样亲力亲为,让我十分敬佩这个所长。


3月18日,如泣如诉,青山无言。38岁的马琛在大家深情地呼唤和动情的泪雨中走了。


无语凝噎,愁声悲叹。忠诚、勇敢、善良……马琛的品格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中升华,成为了岁月中永恒的记忆。


兄弟,你从未远去,我们不会忘记,我们不能忘却,铭记!


这身影此生不忘


南街派出所民警  樊宗武


记得我与战友马琛同在原北街派出所共事过,马琛凭着对公安事业的挚爱与忠诚,将服务人民铭记于心,一直奋战在公安基层一线,他的一言一行感染着我。

 

与马琛共事的几年中,雷厉风行、亲力亲为是他给我的第一感觉,他为辖区群众排忧解难,多次参与重大案件侦破工作和重大逃犯抓捕任务,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严谨的工作作风出色地完成了工作任务,用一腔热血践行着自己的誓言。

 


这张照片拍摄于2007年2月12日,当时,惠农公安分局组织我们在广场做法制宣传,作为北街派出所副所长的马琛带着我去工作,这也是我和他仅有的几张合影。

 

十多年过去了,人影浮动的尽是愁容倦意,谁也不曾想这张照片成了昨日的景,少了伊人,多了离愁,这天与地的分隔,怕是此时最难言说的滋味吧!





生前系惠农区公安分局南街派出所民警,2011年3月16日晚,在执行巡逻任务,调解群众纠纷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年仅43岁。


思念依然无尽

 

火车站派出所教导员  米学宏


 

两岸的细柳,布满了岁月斑驳;满满的思念,溢满唇齿却不肯诉说;说起我的战友李宝东,我为他的英年早逝倍感惋惜,心情十分悲痛,他离开我们已经七年了。

 

回忆总是痛苦的,记得当时和李宝东接触最多的场合是劳动工地,那时春秋两季民警下乡劳动很频繁。

 

记得1998年的春天,我们都到尾闸乡下庄子捞沟,沟里面全是大石头,民警卷起裤腿站在冰凉的排水沟里捞石头,其他同志都累得干不动了,只有李宝东一个人站在冰凉的沟里捞石头,一点怨言都没有。   

 

在我的记忆中,他是一个朴实、正直、善良、爱憎分明的人。工作上勤勤恳恳,没有一点怨言,工作有多辛苦,从不发牢骚。所领导都说,把工作交给他有一种踏实感。

   

2008年秋天,我在河滨街派出所工作。有一天晚上,我整夜在南街派出所辖区蹲点守候。当时天气十分寒冷,凌晨5时,我冻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准备到惠农分局去暖和一下,在巡警大队值班室见到了李宝东。

 

我问他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不休息,他说刚从外面巡逻回来。我又问他值班的情况,他说晚上接警特别多,忙得无法休息,有时太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眯一会。

 

我当时心里非常心疼他,眼睛也不自觉地湿润了,但他却淡淡地说:“没事,坚持坚持就好了。”

 

时间的长河流淌不息,却冲不淡我们对楷模的缅怀。七载,英雄不朽;七载,人民不忘;今天,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你,是默默奉献的英雄!


惠农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  张剑


 

2011年3月16日晚21时50分许,我刚回到家没多久,得知你出警出事了,当我再次见到你时,你已离开了我们。

 

回想起来,宝东是2010年7月因工作调整到南街派出所的,被安排在我们查案组工作。当时,我因工作需要被抽调到分局的一个专案组工作,宝东和所内另外一个民警就担负起了全所的查案任务。

 

他给大家的印象是一个的耿直、质朴的人,很少能听见宝东的怨言。对于个人的困难,他从来没有给所领导提过,对工作任劳任怨,所里安排的每一项工作,他都能很好的完成。他就是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甘于奉献的人。


我忘不了面对繁忙琐碎的工作时,宝东那日复一日从不懈怠的身影!从为民小事到侦破大案,宝东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人民警察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本色。






前系石嘴山市公安局交警分局一大队民警。2017年3月17日,连续加班5天的王占军在执勤时突发心脏病,经医院救治无效去世,年仅49岁。


一个平凡的“傻子”!

  

大武口分局交巡警大队民警  丁万东

 


清明到了,我不禁想起已经离开的老哥——王占军。“占军!一年又一个月了!大队的弟兄们都想你了。”

 

我记得那是2016年9月22日,汝箕沟一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人员伤亡。我们中队接到命令:第一时间上山执勤,确保救援道路畅通。

 

深秋时节,山区的夜间异常寒冷,大家紧急出发,也没有携带御寒的物品,都冻得瑟瑟发抖。

 

占军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来不及向上级请示,找到了一家小商店自掏腰包为大家购买了秋衣秋裤和棉大衣。那一夜,多亏了他,要不然我们大家都得冻感冒。

 

其实,我知道,他给大家买衣服的钱是上山前刚取出来准备寄给外地上大学的小女儿的生活费。我也清楚,他的大女儿患急性肾炎,多次去北京看病,家里已是入不敷出。

 

上山的前两天,他的类风湿关节炎犯了,腿都弯不下去。接到上山执勤的命令后,我想向大队领导反映他的病情,占军坚决不让,说不要为难领导和同志们。

 

他自己悄悄去大队旁边的小药店买了好些几毛钱一颗的便宜药,对我说,“有了这些药,坚持到下山没问题!”我说,“你买点对症的好药,这些药治标不治本的。”他却说:“能省则省,我克服一下就过去了!”

 

他勤勤恳恳,加班加点从不抱怨。有人说他傻,他却说:“没事,我多干点,别人就可以少干些。”

 

占军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平凡的“傻子”!



王哥!你在那边还好吗?


大武口分局交巡警大队辅警  王彦龙


 

清明节临近之际,我不禁又想起了王哥。“王哥!你在那边还好吗?我想你了!”

 

在我眼里,王哥不仅是我的领导,更像是我的父亲。他对我们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关爱有加。

 

平时,对于我们在执勤过程中的种种不规范,不会做群众工作导致与群众发生争执的事件,他总是主动承担我们的过失,亲自做耐心细致的解说工作,向群众道歉

 

他常常对我们说“对待群众要学会换位思考,多数群众生活并不富裕,遇到不严重的交通违法我们要尽量以教育为主,处罚为辅,不要一上来就是罚款,群众听了心里很不舒服,即便知道自己错了,也要与你争执,引发他们对公安执法的不满,认为交警就知道罚款。

 

我们每天起早贪黑,群众是理解我们,认可我们的工作的。所以,我们日常执法一定要讲究理性、平和、文明、规范,切不可以管人者自居。

 

这就是王哥,我的师傅,我的“父亲”!


我敬爱的王哥,惟愿你一切安好,愿你在天上再无病痛。






生前系石嘴山市公安局交警分局一大队民警。2016年2月18日,冯晓军同志在工作单位执行春运道路巡逻工作时,突发心脏病死亡。


你的故事勉励我不断前行


市公安局治安支队  叶鹏


 

晓军走了!2016年2月19日,他牺牲的第二天,我愣住了!

 

他还年轻。我们曾经一起在大武口区交警大队共事六年。虽然我早已调整到治安部门工作,但干交警时的一幕幕总在我眼前历历在目!


忙忙从办公桌找到一张2007年和晓军的合照,那天全市下大雪,我们很牛,破纪录的接处了51起交通事故报警,17个小时奔波在大武口区各个街道事故现场不曾间断

 

在星海湖广场等待清障车清理事故车辆时的功夫,他拉着我们一起照了这张照片,说要纪念这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我们这群交警在路上的模样!今天看着晓军,音貌宛在。     

 

2007年,我们前后调整到大武口交警队工作, 一起摸爬滚打了6年,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情。

 

晓军多年从事刑侦工作,经验丰富,手段多样,他说勘察交通事故现场、破获肇事逃逸案件和刑警一个套路。我从中受教良多,把每一次勘察现场都当成刑警一样仔细,所以我也从事故中队的民警成为了事故中队中队长。    

 

晓军为人豪爽大气,性格直率,除了探讨工作之外,他说的最多的是他的家人,夸老婆能干、夸儿子聪明、夸女儿乖巧。

 

那年做完心脏支架手术后我们去看他,以往乐观豁达的晓军突然心事重重,黯然说:“别的都可以不在乎,只是俩孩子还小……”

 

没想到一个月后他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以往的精气神也回来了,大队尽量减轻他的工作量,减少他的工作时间,但他对工作一丝不苟,执勤执法样样做出表率

 

我劝他悠着点,他呵呵一笑:带的这些协警员都是年轻娃娃,咱不认真干活就把他们带坏了,对他们以后不好,人民警察干啥都要干出个样子!

 

晓军,知道你留下了太多太多的留恋和牵挂,也知道你有多不舍。无奈命运无常,哽咽无言,焚香一注,撒酒一杯,聊以寄托哀思。

 

现在,我是一名治安警,突然想到他的那句话“人民警察干啥都要干出个样子”,你放心吧,我会的!


 你的话我永远铭记在心!


大武口分局交巡警大队民警  晁建宁


 

想起来,冯哥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两个月了。

 

“清晨站完高峰岗耽误了吃早餐,每次到了拉面馆,他总是抢到前面为大家点餐,‘小王要二细,老赵要毛细,小李脸上有疙瘩不要辣椒……’他倒背如流。”

 

冯哥就是这样,他记得我们每个人的喜好,把我们照顾得面面俱到,却忘了自己是个病人。

 

2007年,冯哥查出身患严重疾病,他长期带病坚持工作,办公室、巡逻警车上,每天都放着八九种药,一大把一大把地吃。药物作用导致他手上蜕皮、裂口子,我心疼地说:“冯哥,不行你就休息啊,有事我们替你上!”

 

“能有啥事!药就在身边,坚持一下就过去了。”冯哥不想自己搞特殊。

 

其实,他的心脏已搭了三个支架,但他却这样一直坚持着,直到离开。

 

记得有次下大雨,冯哥带领中队辅警到黄河街路口疏导交通,那里积水较深,有的小车过不去,他二话不说冲上前帮助小车司机脱困。“我从积水里推出来三辆车!冯哥湿着裤腿自豪的竖着大拇指乐呵呵跟我说。”

 

想起冯哥,我的眼泪潸然落下,一幅幅往日和他并肩作战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

 

至今我仍记得他说过的一句话:“我既然选择了人民警察职业,我就必须和战友们一起坚守保安全保畅通的岗位,忠诚履职。”

 

冯哥,我记住了,并将永远铭记在心! 







编辑丨 警探號     版式晓丽


有味道   有温度   有思想   有态度



觉得不错,就随手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