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下的残阳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2 07:10: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首席长老阁下,已经过了五分钟了……”书记员低声道,“这可是在现场直播,全沙星的人都在看着呢,多泽阁下他该不会……故意不出席吧……”

    “……咳咳……”艾德华长老张开微眯的双眼,摇了摇头,未置可否,挣扎着想站起身来,书记员赶紧扶了一下。

    “巴比伦罗上将……可以……借一步说话吗……”艰难地走到远征舰队代表席前,大长老说道。

    “哦!哎呀,大长老阁下,您有事叫我过去就可以了!”巴比伦罗赶紧走过来扶住了长老。

    “那边吧……”大长老颤巍巍地向一间小会客室指了一下,巴比伦罗示意书记员退下,自己亲自搀着艾德华走了过去……

    “我……老糊涂了……恐怕害了多泽阁下的性命了……”一进会客室,大长老明显显得精神了很多,说话也利索起来,“周青议长恐怕是在利用我们把执政官阁下诱离舰队。现在这种局面,如果弹劾案流产,对于反执政官体系的议会派最有利了,他们可以宣称‘执政官体系的自我控制完全失效’——这对于一个制度来说是致命的啊!唉——执政官体系本身并非不可改变,但是若因这个原因而毁,他对于沙星文明的积极意义会被完全抹杀,给人们留下极其恶劣的印象。长远看来,这将形成一个不良导向,以后再建立制度起来难免就会有所偏失!这才是最可怕的啊!”大长老一脸懊悔的神色,“现在的局面,只有求助您和远征舰队的各位了,长老会威信一失,我想唯一可以号令民众的就是你们这些战争英雄了!毕竟,毁灭风雷帝国的功勋和银河战争以来的血火征程、不败战绩……这些足以让广大人民信任了!相比而言,靠煽动政治斗争起家的议会派已经让大家厌倦了,应该不足以与你们相抗衡……”

    “这个……”巴比伦罗没想到老态龙钟的首席长老思维居然仍旧如此敏捷,其实,自己也是前一刻才怀疑整个弹劾案就是一个一箭双雕的阴谋。

    “……所以,在下恳求您,出来引领民众吧!”大长老转过身来握住了巴比伦罗的双手,“为了沙星!我会尽最大力量帮助您的!”

    “大长老阁下!”巴比伦罗紧紧地握了一下艾德华长老枯瘦的手掌,这个为沙星文明鞠躬尽瘁的长者在这个年龄依然心怀天下,为了沙星文明不惜向自己这个晚辈低头……“刚才我们随行的天择者战士突然失去了执政官阁下的念场感应,就已经出发接应去了。再说,以多泽阁下的能力而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即使是周青调动大批治安部队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您放心好了,远征舰队自建立之日起就在为了沙星,为了文明的理性发展而战,事到如今我们决不会置身事外的!我们军人是沙星社会的脊梁!这是远征舰队建立者方博威将军留给大家的训言!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晤……”听到这样的话,大长老的脸上放出异样的光彩,佝偻的背也仿佛挺直起来,一种难言的澎湃气势充满了整个房间,“沙星的脊梁!我也曾经是一个军人啊!”

    当参谋长搀着首席长老走出房间的时候,整个会场的气氛尴尬得要命,摄影师来回地拍长老们抠鼻子打呵欠聊天的有趣表情打发时间;直播主持人则毫无意义地重复着诸如“各位观众,如果您刚刚打开网络的话,我向您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那些场面上的套话;书记员们来回地穿梭于席间,给长老们端茶倒水……眼看一场庄严肃穆的弹劾案就要变成长老们的茶话会了……

    “来了!”一直坐在一边默默地发动自己念力的麦克代斯突然抬起头来……

    “恩?”巴比伦罗也感应到一股念波以自己为坐标锁定到了会场,“是徐郡!”

    “真的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窃窃私语声,所有的人都抬起了头来,稍微高级一些的天择者们开始感觉到异样了……

    几乎就在一瞬间,主席台上半空出现一个拳头大小黑色的旋涡,并且迅速地扩大,三个人形光团从黑洞里飞了出来,徐徐地落在了主席台上,勉强可以看清其两个光影是搀着间那个的……

    “这几个光团是念能的啊?!”一个天择者长老感叹道,“难道……难道是……”

    “空间转移术!”已经将大长老送回原位的巴比伦罗微笑着道,“终于来了!”

    但是,下一个瞬间,巴比伦罗脸上的笑容冻结了……

    光芒慢慢地退去,映如眼帘的是夺目的红色……

    执政官多泽,脸色灰白,整个身体的正面全被鲜血浸透了,胸口的一个血窟窿还在不停的流血,伤口的四周有一些烧焦的痕迹……在右边架着多泽虚弱的身体的是龙牙卡罗特,帅气的飞行员军服也沾满了血迹……徐郡站在多泽的左后方,满脸的泪痕,右半边脸染成红色的一片……

    全场都震惊了!无论是突然出现的空间转移术还是眼前惨烈的景象都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力可以承受的程度!摄像机忠实地将惊世骇俗的一幕传到沙星的每个角落……

    “这一段路我必须自己走……谢谢你们……”多泽微笑着从卡罗特的肩膀上抽回了自己的手臂,又回头看了一眼徐郡,伸手用衣袖擦了擦她脸上的血迹,“小丫头,你现在比我厉害了,以后不用怕我了……”

    “阁下!”

    “叔叔!”

    不顾两人的阻止,多泽推开要跟上来的卡罗特,坚定地向前迈出了一步,“这是属于我的赎罪之路!”

    一步!

    20亿人的眼光之下,鲜红的脚印像火烙一样印在“园厅”的地板上,前方的执政官弹劾席位仿佛相隔一个宇宙一样遥远……

    两步!

    天月星基地的密室,李星从昏迷醒来,朦胧是史恩高大的身影:

    “原来是你,我还奇怪呢,为什么这么大规模的行动你不参与,你要是早点出手,周青的计划差不多就完全成功了!”虽然有点虚弱,李星还是迅速找到了思维的头绪。

    “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我不会让这个计划实施的,毕竟我也是军人!”史恩回过头来,“周青那孩知道我的性子,所以瞒着我做了……唉——”

    “嘿嘿,那他恐怕要付点代价了,执政官阁下的精神封锁可不是锁一会儿就完事的……”李星想笑,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哼了一声,却突然感觉史恩的语气很不对头,“咦?周青那孩子?你……你……?”

    “呵呵,是啊,我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了……”史恩苦笑一下,“我在从军之前曾经在公共陪教心工作过……好奇心的驱使让我查了本应是绝密资料的自己孩子的DNA记录……谁能想到,这么多年之后真的会在20亿人之碰到活生生的他呢!”仿佛在回味命运的奇妙莫测,史恩停了一会儿,接着说道,“虽然《公共陪教法案》实施已经快80年了,但是,人性深处的一些东西并没有完全抹杀,当我知道这个出色的年轻人真的是我的孩子的时候,我忽然有了一种不顾一切的冲动……”一边说着,史恩一边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手里赫然拿着一支光束手枪,“人犯了错就该受到惩罚!该是我赎罪的时候了……”

    “你……!”李星来不及阻止,史恩深沉的笑容间爆出起一朵血色之花……

    三步!

    多泽的身微微地晃了一下,瞥见了一边的巴比伦罗,“呵呵,老巴啊,历史的舞台是吧?”又转眼看了一下巴比伦罗身后的江雨,“还是年轻一代的啊……”

    “阁下!”巴比伦罗敬了个庄严的军礼,“您和方博威上将一样自始至终无愧为伟大的军人!”

    “呵呵,老方啊……”多泽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是有点想他了……”

    四步!

    轻舞江山曲,挥尽英雄志。

    周青坐在轮椅上,微微地动了动脖子,墙上的字幅无风自动——多泽还算手下留情……至少脖子以上还能动……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有一个脑袋就足够了!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动摇我的信仰——我的后民主政治才是最适合目前沙星的制度,哪怕成为一个废人,我也不会放弃!为了沙星,我可以无所不为!

    五步!

    一切都结束了!弗莱特站在新改造好的巨舰“开拓者”号的指挥室,最后看了一眼熟悉的仙女星系:杨风为人类找到了一个新世界,克里南则带来了崭新的意念文明!今天,我弗莱特一个人要超过他们两个人的事业!历史一定会记住我的名字的!骄傲的年轻人果断了挥下了手臂,“出发!目标,天狼星系!”

   六步!

    “你好,我的名字叫雷阳。”一个新的同伴站在了面前彬彬有礼地问候道,声音却没有一丝感情的色彩,或许,对于他们来说,这种问候的实质意义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代号吧……

    七步!

    多泽终于站在了属于自己的答辩席前,转过身来,看着自己走过的一串足迹……

    “我,沙星第四任执政官——多泽!在此接受长老会弹劾,我犯下的错误无可辩解,我有罪!”多泽的眼眸闪着最后的辉煌,即使是低头也掩盖不了一代天骄的傲然气魄,抬起手来,指着自己的身前,多泽继续说道,“这串‘血烙印’是我的赎罪之路,我希望以此警醒我的后继者们身为执政官的责任!要坚强!理性!宽容!时刻谨记肩上担负着沙星文明的发展和延续,执政官的一点点错误就会给明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所以,执政官的罪是用生命也无法赎回的,耻辱的‘血烙印’才是犯罪者最后的惩罚!”

    ……

    血色烙残阳,

    豪情随风狂。

    罪当今日死,

    不待明朝亡。


        沙星的历史上唯一一位遭到弹劾的执政官是第四任执政官多泽,也是执政官体系下争议最大的执政官之一,最后,他还是唯一一位以执政官身份而死的人……

    沙元84年2月25日的执政官弹劾案最后的罢免并没有通过,实际上,在多泽接受弹劾并作完了著名的“血烙印”演讲之后,他已经耗尽了最后的生命力,站在弹劾席上告别了人世。无论生前行事如何,这种悲壮的死亡最终还是征服了长老会,同时也征服了沙星人民,从某种意义上说,多泽用生命为自己作了辩护,罢免表决仅有23票赞成……于是,多泽以执政官身份逝世。

    盖棺定论,多泽任执政官期间,长足地发展了沙星的意念文明,取得了空间能力的突破,超级意念文明初具雏形;银河远征从战略上来说似乎发动得有些早,导致降临帝国的崛起,但是,对于不可重演的历史来说,这并不能确定为其罪行;在沙星内部局势的控制方面,多泽由于刚愎自用,错过了压制动乱的最佳时机,导致了文明的巨大损失,但是,军人荣誉本身的制肘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根本上来说,沙星文明自身发展的大趋势——破之天道,人类自身存在的劣根性的复苏是这些事件发生的决定性因素,多泽只是未能正确地处理这些因素,将破之天道疏导而已……千秋功罪谁人评说,处于这一特殊时代的多泽似乎成了一个可悲的替罪羊……

    但是,无论如何,即使不是一个成功的执政官,多泽最后还是成功地捍卫了军人的荣誉!根据医生后来的检查,当时多泽所受的伤如果及时治疗的话并不至于致命,但是,为了维护执政官体系长老会的权威,多泽放弃了接受抢救的机会,第一时间选择了出席弹劾案,或许,来到沙星接受弹劾,多泽已经心存死志,要用生命维护自己的信仰,挽回执政官声誉也不一定……总之,罢免投票的结果是对多泽一生最后的肯定!

    多泽遇刺的当天,沙星还发生了两起严重的袭击案件:第一起是众神舰队指挥官史恩上将遭人刺杀,死在天月基地的一个控制室里,现场还找到了重伤的念能部总长李星;第二起是议会议长周青在前往议会大厅的途中遭到天择者袭击,随行议员奇洛克身亡,周青本人神经系统遭到严重破坏,全身瘫痪,根据周青叙述,袭击者是来自黑色舰队的人,现场也找到了原守护者舰队念能部战士的尸体,另一生还当事人李星未对袭击者做任何描述,只解释自己是在掩护执政官多泽的战斗受伤昏迷,被史恩上将以空间转移术所救,但是史恩遇刺时自己处于昏迷状态,不知事件发生的情况……负责调查的治安部队塞亚上校最后根据现场的一些蛛丝马迹证明了三起袭击事件背后的主谋都是黑色舰队,显然,黑色舰队指挥官弗莱特企图通过卑鄙刺杀手段清除各方势力领军人物迫使弹劾案流产,继续在混乱的情况下谋求个人利益……那么,罪魁祸首的黑色舰队究竟去了哪里呢?整个沙星都没人知道,在念波干扰系统的帮助下,黑色舰队融入无尽的宇宙彻底失去踪影……

    28日,弹劾案后第三天,长老会召开了新任执政官遴选推荐会,这次会议应议会要求同样对全沙星进行了直播,会议首先通过了三位候选人,即:沙星念能部总长李星、亢龙舰队指挥官罗雨禾以及远征舰队指挥官江雨。就在所有人以为今后的角逐将在这三人之间产生的时候,全身瘫痪的议长周青出乎意料地坐着一辆特制的念能操纵的轮椅出现在了会场,如同多泽的壮烈表现一样,周青完全依靠念能力控制身体,踏着多泽走过的血烙印登上讲坛,发表了竞选演说:

    “……我的身体虽然残疾了,但是我的心依然火热,我是为了沙星而生的,无论遭受多么卑鄙的攻击,只要一息尚存,我就不放弃我的理想,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为沙星勾画更美好的蓝图!沙星!就是支撑我站在这里的信念!”

    毫无疑问,这样的激昂的行为在崇尚勇敢刚强的沙星具有超乎寻常的鼓动力,周青后来居上,在麦克长老的提名下获得了超过1/2的也通过候选人遴选!甚至有长老说,周青虽然不是出自军队系统,但是倒比另外几人更具有军人气质……

    紧接着几天里,李星和罗雨禾先后宣布退出执政官竞选,并发表了江雨的演说,这使得从他们两人处抽出来的长老票大部分向江雨那里集中了,再加上巴比伦罗不失时机地策划了远征舰队的凯旋式,大量的银河战争的资料向公众披露,不败名将方博威的弟子,力挫降临帝国的战争英雄,甚至罗雨禾所谓的“沙星第一名将”的头衔顿时为江雨积累了大量的人气,即使在议会派的舆论打压下,也有很多公众开始支持江雨了……

    当然,以舆论起家的议会派在聚集人气方面自然不会落下风,公共新闻网络拿身残志坚的噱头狂作宣传,而周青本人则频频出镜,利用其极具煽动力的演说才华博取,同时向公众展示其过人的能力证明足以胜任执政官之位。这一方面,远征舰队的江雨就逊色很多,每次面对镜头总是一副憨憨地傻样子,对公众发言更是惜字如金,急得巴比伦罗恨不得自己跳上去说……

    不过,这种舆论宣传实际上的作用是间接的,因为执政官遴选不同于民主政治的全民大选,普通平民公民根本没有选举权,决定最后结果的是长老会的243名白胡老爷爷。那么,为什么大家还要这么拼命地聚人气呢?原因很简单,长老也是人,他们也需要依靠外界的信息来判断候选人的资格,当成千上万的人都说某一个候选人非常优秀的时候,长老们的决策难免受到影响……

    无论如何,一个月之后,最后的结果浮出水面,两位候选人各自得到近半数的,虽然周青在数目上领先一点,但并没有达到2/3的通过的法定要求,而且,江雨那边拥有首席大长老和远征、亢龙两大舰队的这些重量级的支持足以让长老会进退两难……

    实际上,按照正常的遴选程序,至少有3年的考察期可以让长老会根据完成指定事务的情况对候选人的能力进行客观评估,一般来说,多项能力客观评分领先者很容易就得到多数。但是,此次仓促遴选的程序缺乏考察期,长老们只能根据双方以前的业绩和自己的主观印象判断,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难以统一了……

    一筹莫展之际,在沙星政界曾有“万金油”之称,专门出主意解决疑难杂症的参谋长巴比伦罗上将提出了“双执政方案”,即是:将执政官权限分解成军权和政权两大部分,由两位候选人分别承担,军事执政官掌管宇宙舰队,主要任务是发展沙星的军事、科技和空间力量,为不久的将来与降临帝国的再战作准备;而政事执政官掌管沙星的公务员系统和治安部队,主要任务是发展经济、储备物资、选拔人才和维持社会正常秩序。

    这个折中方案很快得到了各方的认可,江雨方面包括提出该方案的巴比伦罗本人最担心的是可怕的降临帝国在日益强大,沿承方博威的观点,他们认为文明毁灭的最终危险来自于外界。所以,只要掌握了足够的对外力量,沙星文明就不至于毁灭,内部矛盾总会随着时间慢慢缓解,至少,上万年的人类历史证明,到了今天的人类是不会自己毁灭自己的。因此,当务之急是把对沙星文明延续最重要的军事权抓在手里——至于政事权,万一真的需要的时候,有三大舰队百万雄师,还怕拿不到手不成?而周青方面,经过此次政变之后,议会派最大的感触是沙星军队系统80年来建立的无上威信——“有光荣的军队在呢,最后他们必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这种从方舟时代就建立起来的信任和伴随它的依赖性一天不消除,所谓民主理念就根本不可能在沙星扎根。所以,改变民众的观念是当务之急,这种改变绝非一日之功,需要从最基本的东西作起。而完全掌握政事权,把整个公民资格体系的运作揽在手中,正是进行这种观念改造最好的机会。再有,以目前的状况,即使把军事权给了周青,他恐怕也很难真正指挥得动远征和亢龙舰队……长老会的爷爷们呢?自然是巴不得赶紧解了这个套,免得无法收场颜面扫地……

    沙元84年4月1日,双执政官体系正式开始运作,相对于政事执政官周青激情澎湃地就职演说,军事执政官江雨只说了声“我一定尽力不让大家失望”就匆匆走下了讲坛……

    于是,自银河远征开始的混乱岁月终于过去,沙星文明进入了“迷茫时代”……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