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40年·厦商40人| 美亚柏科滕达:改革试验下的成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1-25 15:05:3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放到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滕达坚称自己就是当之无愧的改革试验品,从小学到大学都赶上了标志性的“最后一届”;他始终认为创新才有活路,并持续投入研发推动创新,他一手创立的美亚柏科是中国大数据社会治理方案探索的先行者,是国内电子数据取证行业的龙头企业,网络空间安全及大数据信息化专家。

       而今,他不仅把美亚柏科在改革创新下摸索出来的成果在国内应用,更是将“中国方案”输往了一带一路沿线上的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前言



问道者  谢嘉晟



1

  

3月7日,有时间分身接受专访的这一天,无意中又给滕达凑了个“10”,月与日的数字相加,正好是滕达一路走来不同寻常的吉祥数字。

  

美亚柏科1999年9月22日创立,改成股份制的时间是2009年9月22日,奋斗的周期正好相隔十年。

  

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报材料,报送反馈意见的时间是10月18日,1+0+1+8总和是“10”,股票发行日期是3月7日,冻结资金是523亿,挂牌日期是3月16日,每一组数字各自相加,总和都是“10”。

  

再往深里推演,美亚柏科的证券代码30188,公司用车车牌是闽DFU188,把“922+188”排成竖式,上下三组数据相加正好凑成“101010”,是1的程序代码。

 

美亚柏科与“10”的故事。

 

对美亚柏科来说,“10”显然是个幸福密码,有时候,滕达自己也会戏称“不信这个邪都不行”。

  

从狗年春节之前约到春节之后,好不容易排出个“可以聊聊的时间”,无意中又凑了个“10”,把这个日子放到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时间节点,对滕达本人和美亚柏科进行一次阶段性的梳理总结,无疑又是一个可以留下印记的日子。

  

滕达更愿意说自己就是一个“改革试验品”,他并不遮掩自豪:“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的滕达和美亚柏科。”

  

美亚柏科是A股创业板的上市公司,滕达是美亚柏科的现任董事长,美亚柏科是中国网络空间安全的专家,是全球电子数据取证行业的老大。在美国纳斯达克还有一家和美亚柏科主营高度相似的上市公司,市值折算成人民币30亿不到,美亚柏科时下市值已近百亿,体量不在一个等级。

  

就在安排专访的前一天,滕达刚在朋友圈晒了美亚柏科的虎鲸二号现场勘查取证专车,这件产品在央视最新播出的“大国重器”栏目里亮相,不过,滕达觉得,虎鲸二号用于现场直播,显然是大材小用了。

 

虎鲸二号内景。

 

虎鲸二号由厦门金龙汽车提供了副身板,核心是美亚柏科特别配置的电子数据取证系统,车内配置高科技装备,可以快速恢复并分析各类数据,但说起来,它其实只是美亚柏科移动式的电子数据取证设备。


在美亚柏科,同样用于电子数据取证的有三大类,一类是便携式的,可以随身带走;另一类是固定的实验室,那是搬不走的;最后一类就是像虎鲸二号这样的取证专车,属于移动式的。

  

适应不同的环境,取证设备的核心功能大同小异,除了可数据取证,还可用于解读类似飞机“黑匣子”中的数据。

  

基于不同的使用环境,美亚柏科还研发了警用无人机,电子数据取证疆域从地面升到了天空,在汶川地震、厦门国际马拉松和天津港8.12爆炸事故中,这款产品都为现场勘察提供了技术支持。

  

无人机市场的逐渐扩大,无人机安全问题也日益突出。从协助监管部门维护公共安全出发,美亚柏科还衍生了反制无人机的“电子鹰”,它可以阻断无人机飞行中的信号,迫使降落,从而为限定区域营造一个安全的上空。

  

去年的金砖厦门会晤,这款“电子鹰”就是保护会晤现场空中安全的神秘力量。

  

                                   

2


聊到改革开放,滕达兴奋得像个孩子:“我就是一个典型的‘改革试验品’。”

  

滕达是地道的厦门人,小学毕业时赶上了改成“六年制”的新老划断,他成了最后一届“五年制”毕业生;初中毕业,赶上最后一届“大面积保送”,他顺理成章到了厦门双十中学高中部;1988年考上厦门大学,又赶上最后一届“免费大上学”,到他那一届止,上大学不仅学费全免,每个月还可以像领工资一样,领到一定的生活补助,在他那一届之后,不仅要交学费,生活费还要完全自理。

  

认真学习的阶段赶上了中国教改,1992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则赶上了中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大好形势,这一年,邓公南巡,中国开始讲述春天的故事。

  

滕达的成长道路,贯穿了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整个进程。

  

和很多同龄人相比,滕达应该算是相当幸福,父亲是集体企业厦门第二医疗电子仪器厂的厂长,母亲是个有知识有文化相夫教子的贤内助。

  

父亲属于较早与市场接轨的集体所有制改革派,他带头承包了几个部门,还在以产定需的计划经济时代,就主动走出去,南征北战、国内国外,用市场化手段撬开产品的出路。由于市场化介入较早,父亲成为中国改革开放最早受益的那一部分人。

  

改革开放不久,父亲就自己创办了一家组装计算机主板的工厂,主营相当于来料加工,原料进口,成品出口,后来主营过渡为汽车电子产品的自主研发生产。现在,父亲创办的这家电子元器件工厂在汽车电子领域具备一定的竞争力,在苏州有三万平方的自建厂房,管理着几百号员工。

  

在滕达眼中,父亲愿意尝试并乐于接受各种新兴事物,对每个机会都不轻易放弃,并且,一直很拼。父亲今年已经七十三岁,因为心脏和血管问题,身上搭了八个支架,虽然“跟机器人一样”,但至今仍然坚持在一线。

  

父亲有一个开放的视野,脑子里装着一个开放的思维。

  

父亲对新兴事物总是兴致勃勃,在八十年代那会,一有出国,他便会将差旅费尽可能的省下来,给儿子带一些礼物回来。

  

因此,滕达还在上初中时,双十中学仅有两台用于教学用的苹果二代电脑,他的家里就有一台。


父亲对新兴事物的关切,潜移默化中变成了对孩子兴趣的培养,当多数中国人还不知道电脑是什么玩意儿时,他看到老美玩得很嗨,于是,就把省下的差旅费给孩子带回了一台电脑。

  

聊到酣处,滕达不无得意:“从小迷恋电子,不是因为我多有天赋,而是因为我有一个好父亲。”

  

父亲的这台电脑对滕达的帮助是润物无声的,其带来的影响随着滕达的成长慢慢显现出来,滕达上初三时,曾拿下全国电子计算机程序设计大赛福建赛区的冠军。

  

父亲喜欢给孩子买新鲜玩艺儿,传承给滕达,变成了一种购物习惯,觉得走公司采购流程太麻烦,他经常自掏腰包给公司买各种“有意思的东西”。

  

美亚柏科有个专用展厅,除了陈列公司自己研发的软硬件产品,另一个看点是各种新老物件。老物件有那台当年父亲从老美买回来的苹果二代电脑,还有他从老美空运回来的老军用越野车、老数码相机、老打印机和老电视机。


美亚柏科展厅一角。

  

展厅里的新物件多数是全球范围内的最新科技产品,有些还只是概念,滕达把它们买回来,初衷就像当年父亲从老美买回电脑,无意中给孩子当了指南针一样,他希望自己的信手之举,也能给公司的研发人员提供一点启发。

  

                                    

3

  

就出身而言,滕达是典型的技术派。

  

美亚柏科有自己的食堂,滕达吃饭不设包厢,也没什么谱,找个没人的位子坐下,一些同事就会围坐过来,然后,话题就绕开了,更多时候是展开各种技术上的联想。接受采访的当天,平昌冬奥会满眼高科技的“北京八分钟”成为议论的话题。

  

这顿饭议论的核心是:舞台中央二十四个屏幕机器人,怎么在技术上做到整齐划一?外行人看着热闹,只有内行人才知道里面的技术含量。

  

老同事显然一眼看穿了美亚柏科这些技术范扎堆琢磨“北京八分钟”的意图:“估计用不了多久,公司又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了。”

  

滕达已经习惯于一旦看到什么新鲜玩艺儿,就大胆猜想跟美亚柏科现成技术合体的种种可能。这是危机意识使然,从创业至今,他的头脑始终清醒,曾经风光无限的摩托罗拉、诺基亚和柯达,今天看来都是反面教材。

  

正所谓一招不慎满盘皆输,柯达还是数码相机的鼻祖,最后却败在了数码相机的手上;今天牛遍全世界的华为,也曾被爱立信不放在眼里,说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很多企业从牛逼哄哄到转眼不行,甚至连三年的抵抗力都没有;相比之下,互联网企业的生命力更加脆弱,雅虎从八千亿市值到四十八亿贱卖,前后也就十六年时间。

  

这些反面教材都太触目惊心,以至于滕达时时警惕自己,几乎言必称创新:“只有创新才有活路,必须无时无刻保持创新。”

  

对于创新,滕达有深刻的理解。

  

美亚柏科的前身是一家电脑销售公司,滕达大学毕业后的若干年里,风口全是拔号上网,卖组装电脑是很多IT企业的核心业务。

  

自小与电脑为伍,大学修的专业也对口,滕达顺理成章成为家父企业中的一员。在滕达的成长过程中,美亚柏科第一任董事长、厦门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刘祥南不能不提。

  

找导师一般是攻读硕博阶段的事情,还在填报高考志愿选择专业阶段,父亲就先为滕达引荐了一位导师,这位导师就是刘祥南。父亲与刘祥南的结识并非偶然,刘祥南是父母同学的哥哥,因为与父母的特殊关系,刘祥南成为父亲企业的顾问。

  

那段时间,IT产品的风口主要在硬件,在推广普及时代,不缺生计。刘祥南和滕达都是科班生,自是不可能视而不见。依托家父的企业,刘祥南和滕达成立了一个单独的部门,代理进口品牌机,也兼营组装电脑。

  

技术出身,生性腼腆的滕达跟着父亲走南闯北,首先历练了性格,学会了怎么主动开拓市场。当时电脑营销的主战场是政府和机构,厦门公安局成了滕达的第一个客户。

  

都是卖电脑,价格又很透明,如何在竞争中体现优势?表面上都说在售后服务上一较高下,其实多数电脑公司所提供的售后服务并无太大区别,都是上门安装、统一培训,教会客户如何使用电脑。

  

美亚柏科的售后服务不同之处在于,它把培训当成了一门学科建设,是“系统化的”,与很多同行“教会为止”不同,美亚柏科的培训自成体系,有专门的教材、专业的老师,有统一考试,合格者还可以拿到人社部颁发的证书。

  

“培训带动了营销,促进了服务,了解了需求。”这种培训上的创新,让滕达师生还在卖硬件时代,就已经成为电脑战国的一方霸主。

 

培训中心大楼。

 

现在的培训模式是美亚柏科的核心竞争力,在同安,有一幢独立于总部之外的188培训大楼。多数外界并不知道,这是美亚柏科面向全球的网络空间安全和电子数据取证应用培训的黄埔军校。


                                     

4


美亚柏科业务范围的每一次扩展,总是伴随着创新,电子数据取证和网络空间安全两大业务板块的形成,创新始终贯穿其中。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政府和机构采购电脑,很多时候是体现“与现代化接轨”的一种摆设,主要的应用在码字,偶有开窍的,会装上一套财务软件,让程序化代替人工。

  

今天回头去看,滕达对厦门公安局意识的超前,感激中带着赞叹。厦门公安局向滕达采购了电脑,但并不仅用于码字,希望“能把电脑用起来”,使之能支持信息安全的搜索,把人工的机械化工作转换成程序化操作。

  

厦门公安局的设想让滕达浮想联翩,他意识到,信息安全的搜索技术不只是应用在厦门,在整个公安系统都有着广泛的需求。

  

厦门公安局并不知道,他们当时提出的概念其实就是今天的大数据。那个时候,互联网还是个模糊的概念,政府机构较为前卫的举动,也就是织个局域网。

  

以当时国内的技样底子,滕达不得不承认,搞这玩艺儿真的无从下手。最后,刘祥南老师的另一个学生被派上了用场,这名学生在厦门大学网络管理中心工作,他所从事的工作跟公安局想要的信息搜索有些异曲同工。

  

通过创新培训模式,形成卖硬件的竞争力,在卖硬件中创新应用软件,1999年9月22日,由滕达父亲投资,以当时已经退休的刘祥南和滕达为首搭起草台班子,美亚柏科正式创立。

  

要在“一穷二白”的国内产业现状,凭空为厦门公安局开发一项关于信息安全的搜索技术,门槛不低。彼时的老美是全球IT产业的灯塔,对供应中国的很多硬件和技术都是封锁的,美亚柏科创始团队希望能借鉴老美的现成技术,搞个中国模本,但在技术上怎么突破,成了难题。

  

不只是现在的华为在老美不时碰壁,在滕达的印象中,老美很傲慢,对中国企业一直保持着很高的警惕性,早期的美亚柏科从老美引入一些先进设备,要先预付款,半年交货,派人到老美培训,教材只能借一个晚上。

    

从参加老美的培训,回到国内再教给客户,基本上只有一周的时间,初创期的美亚柏科不仅要在一周内消化老美印象中的教材,还要编成接地气的另一本教材。

  

核心技术和硬件靠东拼西凑,折腾了两三年,发现还是找不着北,2006年,美亚柏科走上了自主研发的道路。借鉴他人基础上的创新,让美亚柏科像踩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快速崛起。


参加北京奥运安保。

  

2008年的北京奥运是美亚柏科的一个转折点。

  

奥运会是体育赛事的竞技场,也考验着网络空间安全技术,一些不怎么友好的黑客会借机入侵,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有一个强大的网络空间安全系统对各种信息进行过滤,凭借在该领域的领先优势,美亚柏科一举中标,由此鼎定了在国内“网络空间安全”的专家地位。

  

美亚柏科电子数据取证技术的突破,同样是在沙漠地带寻找绿洲。

  

美亚柏科为厦门公安局量身定制的网络空间安全系统,逐渐由福建一个省推广到整个公安系统。有一次,一个地方发生了一起案件,数据突然不见了,办案警方找到美亚柏科,希望能把数据复原。

  

花了一个通宵的时间,美亚柏科的技术人员终于用硬盘把数据分析出来了。这个事件,让美亚柏科看到了公安部门对电子数据取证软硬件的刚性需求。

  

同样在国内技术一片空白的状态下,仅凭这个含糊的概念,美亚柏科创造性地辟出了一个产业。而今,美亚柏科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营收,来自于电子数据取证业务。

  

电子数据取证业务在2002年迎来飞跃,时值十六大召开前夕,公安部对此类设备公开招投标,美亚柏科成为中标的两家企业之一。不过,同时中标的两家企业很快在售后中出现分化,由于培训服务的明显差异,美亚柏科的风头盖掉了另一家中标企业,变成一枝独大。

  

                                

5

  

站在父亲的角度,今天的滕达无疑是他的骄傲,美亚柏科于2011年3月16日在深圳创业板挂牌上市,滕达实现了父辈长期以来没有实现的很多愿望。

  

父亲的指南针作用,让滕达的成长总是不会偏离大方向太远,除了上市闯关在脑海里留下较深的记忆外,他甚至想不起更多的坑坑坎坎。在美亚柏科成功登陆深交所后,滕达曾公开过一次上市经历,他把推进上市的过程视为“无异于一次西天取经”。


2011年深交所上市。

  

这并非言过其实,多少准备冲刺上市的企业因为熬不到挂牌的那一天,中途崩塌。正在向注册制推进的A股,拟上市企业尚且排成了长队,昔日美亚柏科想在创业板上市,其中艰辛由此可见一斑。

  

“仅美亚柏科企业性质该如何界定这一关,就差点让我放弃了上市的念头。”那是一段回想起来仍让滕达觉得有趣的经历。

  

继承了父亲善于捕捉机会的血统,滕达只在创业初期有过难以为继的经历。创业初期,没有完善的资本市场,融资渠道不畅,资金压力山大,难免有时候会有上顿没下顿,每当这个时候,他不敢跟父亲张口,改向母亲要钱,母亲总会尽量满足他。

  

借钱给滕达的母亲郭永芳自然而然成了美亚柏科的法人代表。一个颇有意思的变化是,创立时,母亲是国内居民,美亚柏科注册为内资企业,后来,随着父母双双移民香港,郭永芳的身份变成了香港市民。

  

这一身份切换在当时成为致命障碍,按照当时创业板的上市规则,申报上市的企业必须是内资企业,母亲身份的中途变更给美亚柏科带来了一个尴尬难题:要上市必须先证明确属内资企业。

  

“当时,我们找了很多相关部门,从地方找到国家部委,因为没有先例,没有一个部门愿意开证明。”滕达记得,在筹划上市的前面半年时间里,所有高管围绕这个问题挠破了头皮,想尽各种可能的途径,力求找到答案,但各方反馈回来的答案让整个团队一次比一次失望。

  

就在滕达几乎想要放弃的时候,美亚柏科曾经的董秘突然在彼时刚过会的博深工具上市公告中留意到,这家河北公司有着和美亚柏科一模一样的经历,所不同的是,出资人由国内居民变成了新加坡国籍。

  

“香港还是我们中国的,比新加坡的理由更加充分。”这一发现让公司上下一片沸腾。第二天,董秘找到相关部门,拿回了企业性质证明样本,至此“第一难”才算迎刃而解。 

  

滕达本以为此后的上市进程会顺一些,事实还是有些残酷,递送年报的过程同样充满痛苦。

  

每年的12月份,是保荐人资格考试的时间,一到这个时间,保荐机构的所有员工几乎都在忙着读书应试,根本无暇顾及美亚柏科。而在上会之前,美亚柏科必须补齐2009年的年报。无奈之下,美亚柏科只能把上会日期顺延。

  

等找到人补齐2009年第一季报,滕达又傻眼了。早期的美亚柏科业绩有周期性,一般上半年收入只占三成,到第三季度会占到五成,最后一个季度会占到五成。如果用第一季报上会,财务报表相当难看,可能还会出现亏损。因此,证监会建议再把上会日期顺延,补上2010年报后再上会。

  

建议很善意,却并不那么切合实际。这意味着美亚柏科上会得拖上另一个周期,周而复始,其实又在重复上一个周期的轮回。经过商量,证监会最后同意美亚柏科补上2009年的第三季报。

  

2010年12月28日,美亚柏科如愿过会。2011年3月16日,滕达在深交所敲响上市钟声,直到那一刻,他一颗悬了三年多的心,才算彻底地落了下来。上市首日,美亚柏科报收于50.1元,上涨25.25%,在当日上市的四只新股中涨幅第一。

                                  

                                  

6


狗年春节一过,3月1日,滕达启程去了一趟马来西亚,同行的还有厦门大学厦门校友会的八十位企业家和八十位厦门爱乐乐团的成员。


马来西亚行。

 

滕达是厦大厦门校友会企业家分会的现任会长,此行的目的地是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一行抵达吉隆坡时,厦大原校长、厦大校友总会理事长朱崇实和厦大马来西亚分校校长王瑞芳亲自到机场迎接。

  

回到厦门后的滕达对于此次马来西亚之行很是感慨,他把朱校长任上的“建马来西亚分校”一事视为一次壮举,特地在朋友圈转发了关于此行的相关报道,并配上了言论。

  

正如朱校长深情的感言:“九十多年前,厦大校主陈嘉庚在事业有成之后回国创办了厦门大学,九十多年后,厦门大学经过数代人的不懈奋斗,已成为中国最优秀的大学之一,她怀着深深的感恩的心来到校主生活与成长的土地,创办了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这是对校主精神的传承,对马来西亚这片美丽土地的回馈,是对所有马来西亚善良人民的感恩。”

  

滕达也记住了朱校长开创中国完整高校走出去先例的伟大意义:“‘一带一路’人才培养最好办法是在跨文化当中,在相互的欣赏学习、生活当中来了解当地的文化,促进未来两地更好地合作交流。”

  

去了一趟厦大马来西亚分校,滕达像接受了一次洗礼,突然觉得,中国企业完全没有必要跟特朗普死磕美国市场,老美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天地够宽,有中国企业足够施展的广阔舞台。

  

放在四十年前,中国高校要到海外设立分校,那是不可想像的,中国模式之所以能够得到很多国家的认可,就是基于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四十年来中国国力的逐渐强大,很多国际势力看中国的目光已由昔日的俯视变成了今天的仰望。

  

企业征战星辰大海亦是相同的道理,如果中国企业的技术能够领先于世界,变成地球人的不可或缺,就像中国的新四大发明“支付、共享单车、高铁和微信”,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那么,尽管特朗普言必骂骂咧咧,动则要打贸易战,还是会受到多数国外市场的欢迎。

  

从到美国培训连教材都不让带走的教训中,滕达就明白,不能在美国市场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美亚柏科的征战,一直都走曲线救国道路。本部所在地厦门不行,就先从最近的周边城市攻起,这样的市场成本一定能做到最低,并且有辐射作用。公安系统是美亚柏科最早的客户,拿下整个公安系统的采购订单,是从厦门入手的;把公安系统的模式复制到工商系统,则是从泉州开始的。

  

电子数据取证应用到工商系统,对打击假冒伪劣,便成了火眼金睛。泉州是有名的品牌之都,知识产权问题比较严重,电子数据取证在泉州市场更容易撬开,泉州工商都推广了,厦门自然后来居上。

  

美亚柏科慢慢变成了一个孵化器,服务领域从公安、工商扩大到税务、食药监,以及基于非统计数据国民经济运行态势的数据分析。

  

通俗而言,美亚柏科为国家治理社会提供了技术和平台,为政府精准执法作支撑。好比工商管理餐饮业,厦门有一万多家餐饮企业,有限的人手如何把精力放在突出问题的监管上,通过大数据比对,就可以找出问题的重灾区。

  

当应用培训也能成为强大的竞争力时,连老美那个昔日的老对手,都不敢小靓了。滕达见证了公安中国模式的崛起到强大,早期的中国公安参加国际刑警培训,老美的模式是标本。2006年,亚洲警察学院设在泰国的普吉岛,美国警察当教练,中国警察参加培训需要指标,还要轮候。

  

现在倒过来了,很多国家把中国的培训模式视为榜样,中国的培训学校成了国际警察的黄埔军校。

  

培训驱动,产品输出,创新成就核心竞争力,当美国的老对手还在鄙视中国的同行偷师学艺时,美亚柏科已经悄悄把中国产品卖到了老对手的大后方,并把“中国方案”输送到一带一路沿线上的二十个国家和地区。

 

走向一带一路。

 

女娲用七天创造了人类,七是轮回,也是再生;七是里程碑,也是新起点。


3月16日,美亚柏科上市七周年了,团队由昔日几个人组成的草台班子,变成今天拥有两千六百多人的一支庞大队伍,申请专利三百三十项,取得授权专利一百七十二项,举办了两千余期培训,培训过国内外学员八万余人,有三家全资子公司、七家控股子公司、十家参股公司,拥有全国网络警察培训基地、中国刑警学院技术实习基地、中证司法鉴定中心等。



  

砺志之道

      


问道者:怎么理解政府的开放程度?

滕    达:从美亚的发展过程看,是政府的开放才有了今天的美亚柏科,就像厦门公安局,有前瞻性意识,又有购买服务的市场化手段,才有了美亚柏科创新适应服务的机会。给第一个包子是救命,第二个包子是填饱,第三个包子可能就不想吃了,政府的开放才有了美亚柏科的第一桶金,道理相通,政府的开放程度越高,企业的发展机会就越多。

  

问道者:创新主要靠什么?

滕    达:创新主要还是要靠投入研发,研发是个烧钱的东西,华为保持创新优势,背后靠的是每年营收12%-13%的研发投入,美亚柏科的创新同样靠投入,研发投入占总营收的15%-18%,研发投入占比在省内肯定能排到前三名,保持研发投入才能保持核心竞争力。

  

问道者:美亚柏科面临的压力在哪?

滕    达:压力来自两方面,一方面逼着团队不断创新,现代科技日新月异,互联网企业更是瞬息万变,只有持续创新才能保持持续的竞争力;二是BAT巨头们跨界参与竞争的压力,他们体量大,有资金不缺技术,有自已的生态,砸一个市场不惜代价,这回过头来又逼迫企业要不断创新。



相关链接


改革40年·厦商40人| 银鹭陈清渊:青年农民自筹三万用“马塘精神”缔造了年销百亿的传奇


改革40年·厦商40人| 舒友陈有鹏:点石成金织造一个以餐饮为中心的跨界生态圈


改革40年·厦商40人| 建安孙吉龙:让一家集体建筑企业起死回生的承包者,中途交班迷上了编撰孙炳炎事迹


改革40年·厦商40人| 弘信创业工场李强:“云创业”模式的拓荒者


改革40年·厦商40人| 鹭江公证处苏国强:公证社会化试验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