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妈天天玩手机,结果孩子生下来,接生大夫看了转身就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8 06:58:5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叫啊!叫出来!”

岑安安被摆放成跪趴着的姿势,屁股上结实的挨了几下,啪啪作响,全都被收录进了顾骁举着的摄像机里。

“不要拍,求求你不要拍了……”

她胡乱的摇着头,脸上满是泪痕,身体却被顾骁大力的撞击到快要散架!

“呵,求我?你不是喜欢拍东西吗?明天就是你的婚礼,你说让你的新郎看到他的白月光这副模样会怎么样?”

顾骁狠狠地掰开她的双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望向旁边的摄像机!

“不要,啊!”

岑安安哭的更凶了,想闭上眼睛,可顾骁却偏偏跟她作对让她睁大眼睛看完这场活春宫!

“当年岑云也是那么求你的,说山路艰难求你不要上山,可是你呢!你是怎么拒绝她的!要不是你非得去山上拍什么日出,她就不会在和我的订婚前夕失足掉下山崖!我现在就让你尝尝这种在云端被踢下悬崖的感觉!”

岑安安痛苦的咬着唇,她早就被愧疚折磨了三年,为什么,为什么他又来找她?

她好不容易从那件事情里回过神来,就要和钟燃结婚,可顾骁却忽然出现狠狠地将伤口撕开!

“对不起,对不起……”

岑安安被撞得摇摇欲坠,可想起那个拍日出的早上,她浑身冰冷。

“对不起有用吗?岑安安,我一定拿走现在属于你的一切!看见了吗?你的未婚夫,马上就会收到这条视频!著名摄影师私生活混乱,婚前失贞,你猜他会怎么想?”

“别……”

“叮咚”一声,岑安安到底是晚了一步,视频已经发了出去!

顾骁正裸着身体摆弄着摄像机,岑安安脸色变得刷白,这会儿外面忽然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顾骁得逞一笑,一把扯开被子将摄像头对准了赤裸的岑安安,“我的大摄影师,你未婚夫来捉奸了。”

“啊!”

岑安安惊恐一叫,下一刻,钟燃已经冲到两人面前,他双目赤红,明显是受了刺激,似乎撕心裂肺,“安安,你不是跟我说同学会吗!怎么跟他在一起,你们,你们还……”

画面太过淫乱,岑安安早就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刚刚那一幕,那一幕都被钟燃看见了。

她马上就要和钟燃结婚了,可是现在却……

“钟燃,你,你别问了,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岑安安痛苦的将自己包裹在被子里,顾骁冷哼一声,“钟先生,你冲进我的房间,跟我动手,问过我了吗?”

“你,是你威胁安安的对不对?一定是这样!”

“啧。”顾骁随手扯过浴巾裹着自己,将缩成鸵鸟的岑安安提了起来,“告诉他,你是自愿的。”

“安安!”

看着顾骁已经阴沉下来的脸,岑安安太知道他血腥的手段,艰涩的从喉头挤出来几个字,钟燃还想发怒,已经被顾骁一拳打在肚子上疼的蜷缩在地上!

“钟燃!”岑安安心疼的想要冲过去,可人已经被顾骁搂着,他的手当着钟燃的面摸进了她的身下,暧昧的含住了她的耳垂,“乖,宝贝。你害死岑云的那刻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第2章 好,有骨气

“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她,求求你了……”

岑安安跪在地上抱着顾骁的腿不断地哀求,不远处钟燃脸色惨白的抱着肚子,“安安,别求他!”

“好,有骨气。”

“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放了他吧,钟燃有心脏病,经不起这么折腾的!”岑安安抱着他的腿不让他往前走,顾骁不屑的冷哼一声,干脆直接将她从地上拽起来按着她的头就是一阵狂吻。

很快岑安安身体已经软成了一滩水,她恨死了这样的自己!居然当着钟燃的面对顾骁的吻和抚摸动了情!

“真贱。”顾骁拎开岑安安,整理好了两人之后立刻按了铃叫人将快要发病的钟燃拖了出去。

看着他被拖出去时那悲痛绝望的目光,岑安安在心里将自己杀死了千万遍!

她怎么这么下贱,伤害了钟燃的一片真心。

“怎么,哭了?”顾骁讽刺的抬起她的脸,白皙的脸上眼睛却是红肿的,嘴唇也肿胀一片。

像是被什么咬了。

“顾骁,你太过分了。”

她的声音嘶哑,控诉的一点都让人感觉不到威胁感,顾骁耸耸肩,毫不在意,“你害死岑云就不过分?她死了,凭什么你要结婚过幸福的日子?你不羞愧吗,岑安安,被未婚夫抛弃的滋味怎么样?你马上就能成为钟家儿媳妇儿,可现在,砰,的一声,什么都没了,你活该!”

“你!”

岑安安的手臂刚刚抬起就被他攥住,顾骁盯着她愤怒地眼睛,将她狠狠甩开,又将三脚架和摄影机扶起来,声音冷漠带着恐吓,“岑安安,你加注在岑云身上的,我会一点一点让你慢慢尝!”

“所以,这辈子,下辈子,你都要为你做过的事情赎罪!”

说完,顾骁眼神阴鸷的抬起三脚架,使劲折断!

他折断的,不仅是岑安安喜欢的摄影机,还有她的翅膀……

她绝望的缩着在床边,顾骁却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像是一个从容的恩客一样,将三脚架扔到地上,像是扔垃圾一样。

“岑安安,我希望明天看见你和钟燃取消婚礼的消息。”

岑安安抽泣着,顾骁抽了一条蓝色条纹的领带在胸前比了比,随后冲她招了招手,“来,给我系上。”

岑安安摇了摇头。

顾骁眼神一冷,面色整个沉了下来,“过来。”

“我不。”

“那是我刚刚没喂饱你?还想被上?!”

一句话吓得岑安安刷的站起身,因为双腿酸软差点摔倒,而顾骁却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微凉的指尖划过白皙的肌肤,“乖。明天跟钟燃取消婚礼,做我顾家的儿媳妇儿。”

啪嗒,领带掉在地上。

岑安安惊恐的看着眼前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他一口咬在她的锁骨上!

“你,要作为岑云的替身留在我身边,这是你欠我的。”

说完,顾骁一把将她推开,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满地狼藉,岑安安全身都湿透了,虚弱的跌坐在地上,只觉得未来一片黑暗。

她的人生,都被毁了。

第3章 打狗,还要看主人的吧?

顾骁走后,岑安安跪在地上,狼狈的用毛毯裹着自己,她曾经在学校年年拿奖学金,每次评优都有她,毕业后也如愿成为一名摄影师,可是现在,没了,什么都没了。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哭着想要拿起手机给钟燃打电话,可又有什么用呢?钟燃肯定不要她了……

岑安安就这么蜷缩在地上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忽然被电话声惊醒,接电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的。

“岑安安?我儿子现在在医院,作为未婚妻你怎么连人都找不到?!你马上给我过来!”

“钟阿姨……”

岑安安想要解释,可想起以往每次钟燃发病都是她守在身边,想到钟燃痛苦的模样,她也不忍心置之不管,只好赶紧梳洗过后直接拦了辆车直奔医院。

此刻,岑安安并不知道被顾骁派来监视她的保安已经将她的一举一动汇报给了顾骁。

身材妖娆的嫩模正绞尽脑汁的勾引顾骁,但身下的男人却偏偏毫无冲动,并冷漠的挥开了她:“滚,别让我在看见你!”

岑安安,你胆子肥了!

此刻,岑安安跑到住院部人已经气喘吁吁,刚走到病房门口就被一个女人拦住:“你就是岑安安?”

“你是谁?”岑安安蹙眉,女人趾高气扬的态度让她有些难堪。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女人晃动着手指,意味深长的说道:“作为今天的新娘子,你婚前失贞,和别的男人一起滚床单还被未婚夫撞见,现在居然还有脸来看钟燃?”

“你……你怎么知道?”

“当然是钟燃告诉我的了。”女人露出得逞的笑,忽略岑安安一寸寸变白的脸色。

是钟燃说的吗?钟燃和她,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了?

“怎么,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女人调侃的态度让岑安安羞愧难当,她紧紧攥着衣角,是啊,她说的都是事实……

“好啊!我说我们家钟燃怎么会忽然发病,还跟我说要取消婚礼,原来都是你这个贱女人!你个婊子和男人厮混居然也想嫁进我们钟家!”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打在脸上,岑安安耳边全都是嗡鸣声,密密麻麻,很快她就被推搡到角落里,拳头如同雨点般落在她的身上。

“呀,这人不是去年摄影大赛的冠军吗?”

“小小年纪心眼就这么坏,居然和男人乱搞……”

疼,她快要被淹没了,岑安安甚至连眼泪都不会掉,下意思的抬起胳膊挡着脑袋。

忽然周围一片放空了,岑安安恐惧的抬头,撕拉一声,婚纱上的珍珠全都砸在她的脸上:“岑安安,我们分手,是我甩了你,我们钟家,要不得你这种肮脏的女人,而我,也已经有了新欢。水水,过来。”

刚刚的女人仰着下巴缩在钟燃怀里,岑安安只觉得喉头发堵,“钟燃,你和她是骗我的,骗我的对不对?”

“滚!你这样肮脏的女人不配跟我说话!”

被钟燃一脚踢在腹部,岑安安只觉得两天滴水未进的身体已经被掏空。

而此刻,站在旁边将这场闹剧尽收眼底的顾骁终于出手,他一把拽起地上的岑安安揽在怀里,嚣张地说:“钟先生,现在,岑安安是我的情人,打狗,还要看主人的吧?”

顾骁话音一落,周围一片哗然。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