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这个诬陷毛主席始作俑者,终于被揪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5 16:07: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今日国魂
深刻、犀利!国士之风,尽显中国精神!
关注

来源:  哇事录

早些年,公知们合力吹捧“饿死三千万”这则海外大谣言,使尽所有造谣手法,肆意蛊惑年轻人憎恨前三十年的毛泽东时代!如杨继绳还真是把“饿死三千万”当个宝,正儿八经的去“考证”,搞了本《墓碑》,结果被孙经先先生扒了皮:《墓碑》里数据基本是伪造,它将死亡人口都当成饿死人口、将迁走的人口户籍也都当成饿死人口…然而,当时美国中情局的一份情报就狠打了公知们的脸,这份情报表示:毛泽东时代大跃进时期大跃进没饿死三千万,反增5000万!  

  看来,真是“黑毛主席靠谣言,粉蒋介石靠谎言”。你可以不喜欢毛主席,但请不要用造谣、传谣、信谣等历史虚无的下三烂手段去攻击、中伤、丑化他!经过人民群众揭发,许多关于毛主席的谣言已被澄清,“饿死三千万”这个世纪大谣言也已被揭烂批臭了,如果还当它是个宝信十足,那真是脑子进水。

  

  然而,对于这个谣言,除了将之打倒,这里还要狠狠的踏上一脚,使之永不能翻身。实质上,三年饿死三千多万最早是出自香港大学荷兰籍教授冯客的《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的中国浩劫史》。这本书里面的内容通篇造假,其无耻谣言更是登峰造极!  

       那么,这个香港大学荷兰籍教授冯客闲着蛋疼非写这书不可?这个作家又是什么来头呢。哦,原来是帝国主义、资本主义世界的御用文人(就是拿人家钱被人家当枪使的那种)!

  其实,冯客写的这个《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的中国浩劫史》,是蒋经国基金会出资100多万美元,雇冯客为刀笔炮制而成的。那么问题就一清二楚了,蒋经国基金会就是台湾国民党对外“反共反毛”、搞意识形态和平演变的组织,他们造谣黑毛主席、黑毛泽东时代虽是卑鄙,但人家是被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正义者给打败了的呀,而你中国公知们生长在共和国里,成长在五星红旗下,竟然还信这种境外的“谣言”,竟然还拿过来作为反共反毛反华的“武器”,实在是很不应该,良心何在呀?  

  这里贴一下,冯客的炮制饿死三千成谣言的这本《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的中国浩劫史》的下三烂手法:该书的封面和一些配图,都使用了民国时期饥荒照片冯客大胆的将饿死2亿人的民国大饥荒的照片一遍遍拿来冒充所谓“大跃进饥荒”照片,有图却是民国相),其数据也大都是主观臆断,而残渣余孽们依此认为饿死三千多万铁证如山。

太阳从那些秀丽的公园里收起了它最后一道霞光,月亮从天边升起,温柔的月光泼洒在公园里。我坐在树下,观察着瞬息万变的天空。透过树枝的缝隙,仰望夜空的繁星,就像撒在蓝色地毯上的银币一样,远远地,听得见山涧小溪淙淙的流水声鸟儿在茂密的枝叶间寻找栖所,花儿闭上她困倦的眼睛。在万籁俱寂之中,我听见草地上有轻轻的脚步声,定睛一看,一个青年伴着一个姑娘朝我走来。他们在一棵葱郁的树下坐下来。我能看到他们,但他们却看不到我。那个青年往四周看了看,说道:坐下吧,亲爱的,请你坐在我的身边。你说吧!笑吧!你的微笑,就是我们未来的象征。你高兴吧!整个时代都为我们欢呼。我的心对我说,对你那颗心的怀疑,对爱情的怀疑是一种罪过,亲爱的!不久,你将成为这银色月光照耀下的广阔世界中的一切财产的主人,成为一座可以和王宫媲美的宫殿的主人。我将驾驭我的骏马,带你周游天下名胜;我将驾驶我的汽车,陪你出入跳舞厅、娱乐场。微笑吧,亲爱的,就像我宝库中的黄金那样微笑吧!你看着我,要像我父亲的珠宝那样地看着我你听着,亲爱的!我要是不向你倾述衷情,我的心就不会安宁。我们将欢度蜜年。我们要带上许多黄金,在瑞士的湖畔,在意大利游览胜地,在尼罗河宫旁,在黎巴嫩翠绿的杉树下度过我们的蜜年。你将与那些贵公主阔夫人相会,你的穿戴一定会引起她们的妒忌。我要给你所有这一切,难道你还不满意吗?啊!你笑得多么甜蜜啊!你微笑就仿佛是我的命运在微笑。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俩悠然自得地走着,就像富人的脚践踏穷人的心那样踩着地上的鲜花。他们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而我却在思考着金钱在爱情中的地位。我想,金钱——人类邪恶的根源;爱情——幸福和光明的源泉。我一直在这些思想的舞台上徘徊。突然我发现两个身影从我面前经过,坐在不远的草地上。这是一对从农田那边走过来的青年男女。农田那边有农民的茅舍。在一阵令人伤心的沉默之后,随着一声长叹,我听见从一个肺痨病人的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亲爱的!擦干你的眼泪,至高无上的爱情已经打开了我们的眼界,使我们成了它的崇拜者。是它,给了我们忍耐和刚强。擦干你的眼泪!你要忍耐,既然我们已经结成亲爱的伴侣。为了美好的爱情,我们得忍受贫穷的折磨,不幸的痛苦,离别的辛酸。为了获得一笔在你面前拿得出手的钱财,以此度过今后的岁月,我必须与日月搏斗。亲爱的,上帝就是那至高无上的爱情的体现,他会像接受香烛那样接受我们的哀叹和眼泪,他会给我们适当的报酬。我要同你告别了,亲爱的!我不能等到月光消逝。” 然后,我听见一个亲切而炽热的声音打断了伤感的长嘘短叹。那是一个温柔的少女的声音,这声者倾注所有蕴藏在她肺腑里的热烈的爱情、离别的痛苦和苦尽甘来的快慰:再见,亲爱的!” 说完,他们便分别了。我坐在那棵树下,这奇妙的宇宙间的许多秘密暴露在我的面前,要我伸出同情之手。 那时,我注视着那沉睡的大自然,久久地注视着。于是,我发现那里有一种无边无际的东西,一种用金钱买不到的东西;一种用秋天凄凉的泪水所不能冲洗掉的东的;一种不能为严冬的苦痛所扼杀的东西;一种在日内瓦湖畔、意大利游览胜地所找不到的东西;它是那样坚强不屈,春来生机勃勃,夏到硕果累累。我在那里看到了爱情。 近来在我的记忆里时常会想起儿时家里的庭院。那是一片门前窗后的空地,那空地在大人们的精心打理下,一天一天地发生着变化,这变化深深地埋在了我幼小的记忆里。时间逝去,年轮更迭。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记忆闸门在不知不觉地开启,童年往事在脑海中流连,在梦中闪现垂髫之年的我随父亲工作变动,从城里搬到了由九幢两层小楼组成的家属院居住,那时家属院座落于城郊,每幢小楼有十户人家,上、下两层为一户,每家门前窗后都有一片空地。刚到那里时,大人们工作之余,捡拾砖头、托坯砌墙、平整空地。刚相识的小伙伴们,不时地跟在大人们的身后,学他们的样子,给他们添乱。大人们看到小伙伴们的模祥,会意地笑着教小伙伴们做一些事情。每家的庭院都有前院和后院,因条件所限院落呈长形。前院面积约有二、三十平,院墙用碎砖砌成,在地面一米以上时修砌成花墙,易于通风。低矮的两家隔墙上修砌了平整的花池,一是为了大人们便于交流,二是为了便于种植花草,美化庭院。用碎砖、土坯砌成的几平米仓房位于院落的一角,里面堆放着许多家用的器具,有铁锹、锄头、镐头等等。屋前通向铁制大门的步道用碎砖平铺而成,两侧步道斜耸的红砖将菜池与步道分开。刷着灰漆的铁制门楼和大门简单而结实。后院是楼后的一片旷野空地,大人们用树枝、劈柴和秸杆围成简易的杖子,形成了一个大大的院落。刚修建的庭院平整空旷,是小伙伴们玩耍、嬉戏的最佳场地,藏猫猫、玩跑城、跳皮筋、弹玻璃球,打纸牌、煽烟盒、踢口袋等等,玩得十分开心,无忧无虑,既天真又活泼。甚至玩到了忘记吃饭,大人们走过来连叫多次小伙伴们才恋恋不舍地停止玩耍、嬉戏,回家吃饭。隔年春天,大人们开始在前院的菜畦上、邻居的隔墙花池里撒下许多不名贵花草,这些花草打理起来很容易,只要埋下花籽,浇上水,它们就会生机勃发。花开时节,花红叶绿,花香满庭,好不让人喜欢。菜池打成畦,分成几块。栽种有青椒、茄子、黄瓜、豆角不同的疏菜。盛夏时节,菜地满池青绿,藤爬满架。洁白的青椒花和桔黄的黄瓜花如天空中的星星,点缀整个菜畦。青绿的黄瓜尚未长大就被小伙伴们摘下,成了口中的美餐。仓房墙边栽种的几棵葡萄树,枝藤延着支架顺势生长,姿意漫开,交织成网。每到枝叶遮住阳光时,小伙伴们就坐在棚架下纳凉、嬉戏,有时也聚在一起学习。在大人们的精心打理下,没几年就果实满棚,一串串绿皮上带有一层白绒的“无核葡萄”;一串串粒大皮厚紫黑的“巨丰葡萄”;一串串形如鸡心红紫色的“鸡心葡萄”,垂挂在棚架上,让人赏心悦目,令人陶醉。后院靠窗近一点的地方栽上一、二棵梨树、或是苹果树,有时地里还会自生出几棵桃树、杏树。每家窗前对应的空地上种些苞米、豆角等大田庄稼。整个庭院有了花草树木,变得生机勃勃。几十年的城市发展变化,昔日城郊早已成为了城市中心地带,家属院已翻建成小区住宅,我家的庭院自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如今想起我家的庭院,总是让我难己忘怀。因为那个庭院:春天地里泛绿;夏天枝繁叶绿;秋天果实累累;冬天是我们玩耍的天地。它留下了我童年的美好时光

  其实,中国公知美粉汉奸文人们肆意利用境外的“谣言”(如这个“饿死三千万”)攻击毛泽东时代的动机非常明确:就是要通过说毛泽东时代很差劲,进而抹黑领导人毛主席,进而攻击共产党执政地位。

  说白了,公知们就是希望新中国乱起来!然而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最终奋起抗争、大胆揭发这些谣言,还毛主席清白,还毛泽东时代清白!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