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文,非腐勿进】 扑上去,吻他!管什么师生,现在只不过是同事!管什么男女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1-19 06:35: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 
三话之后回复关键词

徐睿


 “靠!”←这是徐睿得知自己被拜师第反应。

  

  当时他刚刚结束了跟师姐个电话,两个人长时间不见面,浓情蜜意自不必说,特别还是在徐睿想着个男人达到高/潮第二天,怀着将性取向拉回正轨美好愿望,对师姐说起话来越发温柔。

  

  对面梁霄不知为了什么事情大发雷霆,已经摔了三次凳子,训了四个学生,撕了五份课堂作业。

  

  终于第六次拍桌子时候,徐睿从电话粥中潜出来了,英俊脸上满是“我终于又变成异性恋”激动,但在梁霄看来却是青头把妹共同特征——有色心没色胆。

  

  冷哼声,心里骂:瞧那副欲求不满小样儿!

  

  徐睿心情满格,即使抬头就看到对面那张自己独属棺材脸,也丝毫没有影响心情,哼着小曲翻开课本,打算备课。

  

  高容就在这个时候进了门,将青蓝工程文件丢到他桌子上,转脸和梁霄兴高采烈地聊起股市。

  

  徐睿疑惑地拿起那份文件,看,变回异性恋美好心情,如同戳破泡沫般,咻地声香消玉殒了。

  

  “靠!”

  

  高容慢悠悠,“看样子你对梁老师不很满意啊?”

  

  感觉到道锐利视线射在自己身上,徐睿低头,拿课本遮住脸,对高容挤眉弄眼,“高主任你不知道,我最近跟梁老师有点小误会,那个……”

  

  “哦~~”高容做恍然大悟状,“你是说那篇在学生中广为流传文章吧?”

  

  徐睿头皮麻,“学生都知道了?”

  

  “嗯,”高容郑重地点点头,“这件事情影响颇大,已经引起了学校领导高度重视,经过领导班子会议研讨,我们决定将此事树为典型,以便做出正确决策。”

  

  徐睿扫了眼对面认真工作梁霄,觉得这个充斥着泡面咖啡香烟火腿肠气味办公室连空气都是绝望。

  

  脑袋磕在桌子上,碾了碾,“高主任,我觉得自从那天招聘会上遇到你,我人生就像进了皇宫小燕子样开始偏离正常轨道了。”

  

  高容嘴角抽,对着徐小燕子无语了很久,“……你到底受什么打击了?”

  

  徐睿趴在桌子上呻/吟,“我真不是同性恋啊……”

  

  对面砰地声脆响,梁霄摁断了手里钢笔。

  

  高容看眼额头爆青筋梁霄,熟稔地挂上了“知心哥哥”笑容,看上去特别善解人意,拍拍徐睿肩膀,“嗨,你这都是胡说八道什么啊,什么同性恋?谁说你是同性恋了啊?”

  

  徐睿挣扎着坐直了身子,做视死如归状,“高主任你不用安慰我了,我已经看过那篇文章了,我明天就辞职,绝不会给学校造成丝毫困扰。”

  

  “咦?”高容做大惊失色状,“什么辞职?你看是哪篇啊?”

  

  徐睿心里突然腾起个不好预感,“……不止篇?”

  

  高容脸无辜,“你看是《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记那对师生凄美校园传说》还是《十年踪迹,你可知有些守护望十年》?”

  

  徐睿被肉麻得有点恶心,囧兮兮地望向高容,“那是什么东西?”

  

  高容抽出手帕装模作样地擦擦眼角,“很感人师生史诗,讲述了青年教师梁某将青春与热血挥洒在三尺讲台上,终于拯救不良青年徐某故事,言语真挚热切,把我给感动得……热泪盈眶啊。”

  

  “这是诽谤!”徐睿拍桌子,“本教师从小根正苗红身正影直,长大后团结友爱乐于助人,怎么就成不良青年了?这是谁写?”

  

  “咳,”高容清了清嗓子,做道貌岸然状,“无论对你形象进行了怎样发散,我们要坚信那都是因为爱。但是,徐睿,这是个机遇,学校领导决定借这股东风,将你们打造成对师徒档,为我们大十三中树立薪火传承优质形象,所以,咳咳,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拜梁老师为师吧,学校不会亏待你。”

  

  徐睿还没有说话,对面梁霄抬起头来,不耐烦道,“想拜便拜,不想拜就滚,当我很想收徒弟么?”

  

  句话噎得徐睿说不出话来,说实话,青蓝工程在学校里是个传统,每个新教师都是在其师父提携下成长起来,但也仅仅是个传统而已,拜师之后将徒弟扔在边自生自灭也大有人在,毕竟,带徒弟劳心劳力,又没有回报,赔钱买卖没有人愿意做。

  

  知道对方也不是那么欢迎自己,徐睿又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记忆中梁霄笑起来很舒服,很和煦,丝毫不是现在这个碰就炸毛样子,难道以前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阿呸!他又不是我情人!

  

  徐睿沮丧地看着高容,小声道,“你看,现在不是我不想拜,是梁老师根本就不想收我。”

  

  “他敢不收?”高容高贵冷艳地笑,“在我手下干活,还没有人能跟我对着干!”

  

  “高容你!”梁霄怒目。

  

  高容慢悠悠看他眼,从怀里文件夹中抽出推荐表打、考核表若干,张张摆在办公桌上,对梁霄阴森森道,“不想上公开课了?不想拿奖了?不想出书了?不想升特级了?”

  

  梁霄赌气,“大不了我慢慢攒论文。”

  

  “有骨气!”高容鼓掌,突然俯□揽住徐睿肩膀,哥俩好样用超大声音讲悄悄话,“想不想看梁老师果体,草裙舞,露咪咪,步兵片儿……”

  

  “你去死!”

  

  对面摞作业本猛地落下来,高容刷地缩脑袋,徐睿茫然抬头,厚厚作业本结结实实砸在了他结实脑门上。

  

  徐睿:“……”

  

  梁霄:“那个那个……我不是故意……”

  

  高容得瑟地以蜜蜂八字舞姿势扭着屁股往门外飘,“虽然打是亲骂是爱,但你们这对师徒也实在是太旁若无人了,哦也,全世界都在谈恋爱,谈到世界充满爱,噢啦噢啦噢啦……”

  

  看着那个欠扁身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外,梁霄哗啦声捏烂了手里课本。

  

  徐睿想到梁霄跳草裙舞样子,顿时发觉所有郁卒都变成了喜感,捂着被砸疼脑袋,忍笑,“师父息怒,高主任就是个妖孽,认真你就输了。”

  

  事实证明,梁霄也不是吃素,偌大个十三中除了高容他谁都不怕,拜师第天徐睿就被折腾惨了,端茶倒水、无条件跑腿不算,还要跑上跑下找资料帮他准备全市公开课。

  

  抹把额头汗,徐睿摊在主任室沙发上,死活也不起来了。

  

  梁霄在办公室左等右等都没有等来爱徒,遂起身去主任室寻找。

  

  结果进门就看到高容正对着电脑聚精会神,听见梁霄进来,连理都没理。

  

  “你干嘛呢?”梁霄踢踢躺在沙发上装尸体爱徒,“审核完了?”

  

  徐睿对着高容指,“他在忙呢,让我等会。”

  

  梁霄心想他看什么呢,连工作都不管了,凑到电脑前看,囧了,屏幕上飘过去行大字“你看,你不是说我穿红衣服好看么?我穿着它来了,我穿着它来看你了……”

  

  随着悲伤背景音乐响起,高容眼泪跟断了线珠子似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把抱住梁霄,趴在他肩膀上抽泣起来。

  

  徐睿看美人垂泪,吓了跳,连忙跳起来递纸巾,惶恐地望向梁霄。

  

  梁霄悲悯地看着满脸惶恐徐睿,用唇语说,“认真你就输了。”

  

  高容其人看上去弱不禁风体态婀娜柔情似水犹如大明湖畔夏雨荷,而实际上认识他人都知道,这家伙灵魂里住着个容嬷嬷。

  

  果然,高容抓起纸巾团团地擦眼泪,把盒纸巾都用完了,转头望向徐睿,疑惑,“你来干嘛?”

  

  情绪转换太快,徐睿有些接受不能,木然把材料递过去,“审核。”

  

  高容飞快地扫了眼,严肃地对梁霄道,“这次公开课不同以往,我们学校正在评五星关键时期,除了区里十九所高中,省厅也要派教研员下来听课,你好好准备,这节课上好了,我去上面活动下,把你这年来公开课结集出版,你升特级也容易。”

  

  “这些废话你不用讲,我全都知道,”梁霄公事公办,拿了材料就带着徐睿走出主任室。

  

  想到高容那楚楚可怜样子,徐睿仍然有些心有余悸,“那个……高主任直都是这样么?”

  

  “他啊,”梁霄淡淡地说,“以后相处多了你就知道。”

  

  徐睿揪头发,“刚刚他哭,差点吓死我。”

  

  “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识到他更可怕地方,”梁霄转头看他侧脸,突然发现这个青年从侧面看上去俊朗得令人窒息,不由得看怔了。

  

  徐睿走了两步才意识到对方还停在原地发呆,好笑地退回去,在他眼前打个响指,“发什么癔症呢?”

  

  梁霄盯着他丰润下唇,透过唇间缝隙,可以看见那条灵活嫩红小舌下下晃动着,饥渴地舔了舔嘴唇,想象含住那条舌头激热纠缠感觉。

  

  徐睿惊讶地发现对面男人像灰太狼盯懒洋洋般贪婪地盯着自己,还慢慢地红了耳朵,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梁老师?”

  

  梁霄猛地从YY中清醒,瞪着徐睿半天,刷地将怀里文件塞进他怀里,捂着通红耳朵冲向办公室,狼狈地喊,“我下面还有课,你放学不要走,陪我排练公开课。”

  

  徐睿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背影,咋舌,“这是……魔怔了?” 

 梁霄上完课已经是四点五十,正常下班时间了,在办公室门口与几个收拾好东西下班回家老师打声招呼,笑着走进门,正好与回头张望徐睿对上了眼。

  

  徐睿怔,尴尬地笑了下,起身走过来,“师父,去哪里排练?”

  

  梁霄皱眉头,淡淡道,“不要叫我师父,喊名字就好。”

  

  “呃,不大好吧?”徐睿犹豫,“你十年前就是我老师了,哪能喊名字。”

  

  梁霄刻薄地看他眼,嘴皮子挑,“就你们班那成绩,我真不想承认你是我学生。”

  

  徐睿如遭重击,被打击得头晕眼花,时昏头了直接来句,“亏你还记得我是你学生。”

  

  周遭温度刷地降至零下,连空气都冻得凝固了。徐睿心里抽:他妈这张破嘴说什么呢?

  

  小心翼翼瞄眼梁霄,发现他面无表情脸上点点地浮出个和蔼可亲笑容,顿时,心脏如同坠入地狱,冷得直打哆嗦。

  

  讪讪赔笑,“梁老师您别在意,就当我刚才是放了个屁,咻地声它就没了……”

  

  “你说得对,我早该忘了它,”梁霄怪异地冷笑两声,直接越过他走向自己位子,拿了桌子上备课本,倨傲地转身走出办公室。

  

  知道他要去空教室练习公开课,徐睿望着他背影,抬手给自己抽了巴掌,暗骂声贱嘴,苦哈哈地扛起摄像机三脚架追了上去。

  

  “梁老师梁老师,您别生气……我就是嘴抽筋……”

  

  “不要废话!”

  

  梁霄站在讲台上,将U盘里课件拷进电脑,面对着空无人大教室,喊了声,“同学们,上课。”

  

  没有人回答,他却像下面坐满了学生样微笑,“好,请坐,我们这节课来学习古典概型及随机数产生,上课前请大家思考几个问题……”

  

  徐睿站在教室后面摆弄着三脚架,通过摄像机小屏幕仔细注视着梁霄,发现这个人面对自己时严肃得仿佛参加政协会议,而站在讲台上,又迅速变回了十年前那个活泼亲切数学老师。

  

  表情生动、语言风趣、动作丰富,笑起来唇角上扬,抬起手会露出截白皙纤细手腕,何其意气奋发,何其亲切可爱。

  

  恍惚间突然发现屏幕里人影不见了,徐睿忙抬头,陡然发现梁霄已经走下了讲台,向教室后面缓步走来,朗声,“各个小组在讨论时候,要小心这样几个陷阱……”

  

  他穿着白色衬衫,衣袖半卷,露出瘦削有力小臂,下面是黑色西裤,裁剪得体轻薄布料包裹住紧实臀部,越发显得蜂腰长腿,令人想入非非。

  

  看着那性感圆润长腿,徐睿心猿意马地想如果摸起来会是个怎样手感。

  

  “咳,”大概意识到这人不怀好意视线,梁霄轻咳声,严厉视线扫过去。

  

  徐睿立马回过神来,忙讪笑下,调整摄像机来继续拍摄。

  

  夏季天黑得晚,学生下最后节课时候天色还昏黄着,萧瑟夕照透过窗户照射在讲台前,将梁霄白衬衫映成了橘黄色,愈发显得露出皮肤如同蜜蜡般性感诱人。

  

  “这节课我们就学习这么多内容,下课!”流利地说完结束语,梁霄喘口粗气,宣告课堂模式结束,微笑着望向教室后。

  

  徐睿立刻回复个谄媚灿烂笑容。

  

  梁霄生动表情瞬间被棺材脸代替。

  

  “……”徐睿抱着三脚架无语凝噎。

  

  “傻愣着干嘛呢?”梁霄皱眉,“把录像拷给我。”

  

  “哦,”徐睿忙取下SD卡,走过来,插进电脑SD插槽。

  

  梁霄也靠过来,两个人挤在起看狭小电脑屏幕,节课内容可观,45分钟课完全录下来竟然有1个G,教室电脑配置有限,半天都没有铐完。

  

  “学校也该换电脑了,不光反应慢,还全是病毒,”徐睿抱怨。

  

  “是啊,”梁霄随口应到。

  

  徐睿却突然打个寒战,揉揉被梁霄呼出热气拂到耳朵,欲哭无泪地发现自己身体内好像有什么不纯洁东西被唤醒了。

  

  梁霄白眼他,“大热天你抖什么?”

  

  “呵呵,”徐睿傻笑两声,掩饰过去,聚精会神地看回屏幕。这是难得学习机会,有时看箩筐教育著作可能还不如听节优秀公开课,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见他态度认真,梁霄微笑下,与他起凑在屏幕前,轻声解析,“这节课内容较多,并且不容易把握,我在设计时候特意制作了预习案,将主要重难点罗列出来,这样学生就能够在课前将容易理解部分解决,待到上课时候这些就可以带而过,而重点攻克难点……”

  

  夕阳收起最后丝余晖,暮色四合,没有开灯教室渐渐黑暗下来,只有讲台上电脑荧光闪烁,梁霄专注地对着屏幕,脸上带着平和微笑,抹淡唇莹润得令人心颤。

  

  徐睿就是这样心惊胆战地看着梁霄嘴唇,发现心底那点不纯洁东西越来越凶猛,像头雄狮般在心底叫嚣着:

  

  扑上去,吻他!

  

  管什么师生,现在只不过是同事!管什么男女,他生成这样就为了让人疼爱!

  

  两个人离得如此之近,近得可以清楚地看清对方眼中淡淡血丝,近得徐睿稍稍靠前,就能碰到梁霄嘴角。

  

  就这样鬼使神差地,徐睿如同被蛊惑般慢慢向前凑去。

  

  “这里借助教具可以更加直观地展现……嗯?”梁霄转头,发现这人根本没有听自己讲解,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眼中冒着绿油油精光,“徐睿?”

  

  “啊!”徐睿猛地清醒过来,看着于自己距离不到厘米梁霄,脸皮刷地红了,尴尬,“梁老师我……我……”

  

  梁霄面色平静,点点头,“你不是故意,我知道。”

  

  被他这么说,徐睿反觉得自己吃了亏,又没有真做出什么事情,哪来什么故意还是有意之说?看这样子,刚才还不如大着胆子亲下呢,反正伸头刀缩头也是刀……

  

  啊呸!亲屁啊,老子又不是GAY,为什么总是想要亲梁霄?

  

  回想起自己岌岌可危性取向,徐睿觉得眼前梁霄精致脸陡然变成了狰狞恶魔,踉跄着后退两步,慌张地叫,“梁老师这是误会!是误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

  

  梁霄眉毛挑,“你要躲哪儿去,过来!我还能吃了你?好好看录像,帮我想下这两个模块衔接是不是还需要再自然些。”

  

  徐睿狠狠抹了把脸,哭丧着脸,“您看都天黑了,我能把录像带回去看么?”

  

  梁霄倨傲地看了他半天,突然笑,“那好,我们起去吃饭,今晚我有晚自习。”

  

  学校食堂永远是脏乱差,每到吃饭时间,偌大大厅里到处都是攒动人头,梁霄和徐睿艰难地穿过人群走向三楼教职工食堂。

  

  “嗨,睿哥!”葛小龙挥舞着筷子大叫,“来这里坐!”

  

  看到那张浓眉笑眼圆脸,徐睿就想起那篇淫/秽小肉文,本来就不怎么好心情更加惆怅了。

  

  摇摇手,指下前面梁霄,“我去教工食堂。”

  

  葛小龙眼睛亮,十分可爱地缩脑袋,挤眉弄眼地比出两个大拇指,“加油,睿哥,拿下师母!我们支持你哦!”

  

  梁霄脚下个踉跄。

  

  徐睿忙上前步,扶住他,低声,“小心地滑。”

  

  梁霄还没有反应,背后高三八班学生集体发出声暧昧而绵长“哦~~~~”

  

  声势浩大起哄让梁霄刷地红了耳尖,气急败坏,“徐睿你就是教出了这样学生!”

  

  看着那诱人小耳朵在眼前闪,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徐睿对学生们咬牙切齿地挥了挥拳头:这群熊孩子简直是善解人意得让人想动粗!

  

  教工食堂开饭比学生食堂要早,他们到来时已经只剩下了残羹冷炙,徐睿随便点了个两个小菜就打了碗稀饭坐在梁霄对面。

  

  二人刚坐下没两分钟,阵风从身边刮过去,高容满头大汗地跑到打菜窗口,不会儿端着餐盘走过来,屁股坐在了梁霄旁边。

  

  张嘴就是欠扁话,“哟,我坐这里不打扰你们吧?”

  

  徐睿晕,“什么打扰不打扰?我们又没准备密谋什么弥天大案。”

  

  “如果我说打扰你会离开吗?”梁霄翻个白眼。

  

  “不会,”高容咧嘴笑,“嘿嘿。”

  

  那笑容,让徐睿看着就很想抽打他。

  

  梁霄递给他张纸巾,“打篮球?”

  

  “嗯,”高容接过纸巾擦汗,“跟教科室群废物打比赛,赢组这个月课贴翻倍。”

  

  徐睿嘴角抽搐,原来学校工资就是在篮球场上决定吗?

  

  “谁手机在震动?”高容突然提示。

  

  徐睿猛地反应过来,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刚才为了观摩梁霄上课特意将手机调成静音,此时才发现已经三个未接来电了。

  

  都是那个师姐。

  

  看到屏幕上跳动名字,徐睿突然产生种很微妙感觉,仿佛在梁霄面前接师姐电话就是出轨般,没来由地有点烦躁。

  

  高容和梁霄都惊讶地看着他,“怎么不接?”

  

  “没什么,”徐睿甩甩头。

  

  “不想接就静音咯,”高容从他手里抓过手机,干净利落地按了静音。

  

  手机安静了,周围气氛却诡异起来,梁霄低着头专心吃饭,而高容兴致高昂地把玩着徐睿手机,“嗳,小徐,这个温馨是谁?你女朋友?”

  

  徐睿低头扒饭,“……不是,我没答应他。”很明显不愿聊这个话题。

  

  相反,高容却十分喜欢聊这个话题,唯恐天下不乱地捂嘴笑,“哟,革命尚未成功哟,那温馨应该是美人胚子吧,这名字看上去就很温婉可人呀。”

  

  温婉可人?徐睿在心里高贵冷艳地笑,温婉你妹!温馨是我们学院最泼辣大姐头,当年为追老子这朵高岭之花她折腾出来架势说是老佛爷再嫁也不为过,都说跟她在起老子才是受,可人?可怜我妄为男人!

  

  “高容,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梁霄不悦地抬起头,筷子敲了敲对方餐盘,“闭嘴吃你饭!”

  

  高容委屈地撅嘴,“闭嘴还怎么吃饭?亏你还是数学老师,木有逻辑!”

  

  梁霄额头青筋暴,还没来得及说话,高容举起徐睿手机叫了起来,“哎哟,小睿睿,你家睿嫂短信里说她已经到火车站了,叫你去接她!”

  

  “什么?”徐睿惊,筷子掉了。

  

  连忙抓过手机,徐睿仓皇看了梁霄眼,“那啥,我先走了,你们慢吃昂。”

  

  “嗯,”梁霄抿了下嘴唇,漆黑眸子看不出表情,淡定地低头吃饭。

  

  只有高容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诡异气氛,依然欢快地傻乐着,抓起晚餐配送咸鸭蛋,啪地声在梁霄脑门上磕破。

  

  梁霄:“=^=”

  

  高容送他个甜美笑容。

  

  梁霄猛地掀翻了餐盘。 

点点原文阅读,直通腐女基地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