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科的烦恼:陷欠款罗生门 墙体倒塌致员工死伤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16 02:12: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吴可仲)3月22日,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科能源”, JKS.NYSE)公布2017年业绩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晶科能源的出货量为9.8GW,同比增长47.3%。但其毛利率却由2016年的18.1%,降至2017年的11.3%。


    

事实上,除了毛利率下滑外,进入2018年,晶科能源的日子过得并不是很顺心。今年春节前,晶科能源子公司——江西晶科光伏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科光伏”)被数百工人堵门讨要工钱。今年3月初,该公司又出现员工伤亡事件。

    

江西省上饶市宣传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3月4日午时许,上饶市经济开发区突遇强龙卷风,晶科光伏车间因墙体出现倒塌,两名员工去车间正好途经此处,事故造成一死一轻微伤。

  

  “麻烦”不断

    

“遮天蔽日,待在房间里根本不敢出来,”回忆起3月4日的大风,上饶市民仍心有余悸。

   

 走进晶科光伏大门,右侧便是一面破烂不堪的墙,零星的几个工人正在做着修补工作,目前该车间并没有工人进行生产活动。记者从施工的工人口中得知,这便是在3月4日被大风吹倒的墙体。


   

 “那里就是那个青年被砸到的地方,”一位施工人员指了指已被倒下墙体完全覆盖的道路,“当时有两个人,另一个人运气比较好,只受到了轻伤,而被埋的工人才20多岁,真可惜。”

    

晶科光伏厂内员工告诉记者,墙体倒塌的地方正是厂内规定的员工通道,而事故发生的那天恰巧为周日,管理较松,所以当天下班员工并没有按照规定走所谓的“员工通道”,如果在平时,后果不堪设想。

    

其他墙体都完好无损,为什么唯独只有南侧的墙体被风吹倒,是厂房建设未达到抗灾要求还是厂房老旧所致?记者带着这些疑问,来到了上饶市市政府。

    

但上饶市政府工作人员只是表示,厂房出现倒塌是由于当天出现了极端恶劣的天气,而对于厂房建设是否符合标准并未透露。

    


上述上饶市宣传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在灾害发生后,上饶经济开发区安监局、建设交通局等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处理善后事宜。目前善后工作已处理完毕。

   

 

但对于这起造成人员死伤的事故,晶科能源并未有公开的披露。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律师郝俊波对本报记者表示,美股上市企业一般出现影响投资者投资的事件发生,是需要对外披露的。

    

除上述事故外,2018年2月,晶科光伏还遭遇了一次“讨薪”事件,被来自湖南长沙的晟通集团数百工人堵门。而这一事件源于两家企业之间的买卖纠纷。

    

记者了解到,自2014年开始,晟通集团与晶科能源发生货物买卖关系,主要向其供应太阳能边框等铝型材。这种买卖关系在2017年6月份出现了裂痕。

    

据晟通集团在网络上公布的信息显示,2017年6月底,晶科能源开始拖欠晟通集团货款,截至2017年7月,晶科能源累计拖欠晟通集团货款人民币近四千万元。多次协调未果后,便出现了上述“讨薪”的事件。

    

今年3月,晶科能源CEO陈康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述事件是因为晟通集团的产品质量无法满足晶科能源的标准体系,在经改善未果后,遂停止了与晟通集团的业务。随后,晟通集团便找了专业讨债团队,制造气氛,给晶科能源施加压力。陈康平表示“我们没有屈服”。

   

 但是,晟通集团否认了上述说法,该公司人士在3月16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晟通集团之前在网络上公开的信息是真实有效的,而自身的产品质量绝对没有问题。该人士表示,目前晶科能源已把拖欠货款结清,都是做实业的,并不想再有过多的纠缠。

    

记者针对上述问题联系晶科能源方面采访,但截至发稿其并未作出答复。

    

扩张“并发症”初显

    

上述晶科光伏成立于2010年,主要经营太阳能电池组件、太阳能电池组件铝框架以及太阳能支架和支架系统安装等业务。此公司只是晶科能源庞大光伏版图的冰山一角。

    

早在2006年,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便选择了上饶作为其公司的起航点。2006年李仙德与二哥李仙华变卖了各自的资产,投资1000万元成立了德晟太阳能有限责任公司。同年12月,晶科能源成立,李仙德任董事长、李仙华为总经理。在经营4年之后,2010年,晶科能源成功登陆纽交所,融资7000万美元,成为继晶澳(JASO.NASDAQ)、阿特斯(CSIQ.NASDAQ)等,中国第十家在美国上市的光伏企业。

    

如今,晶科能源已稳坐组件全球出货量的头把交椅。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晶科能源营业收入已达到约264亿元,是2007年7亿元营业收入的近40倍。是目前江西省最大的光伏企业。 

    

而晶科能源在江西上饶的布局远没有结束。

    

记者从上饶市政府了解到,晶科能源双倍增项目已经启动,总投资额达到150亿元,占地2000亩,达产达标后可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60亿元。双倍增计划的实施将使晶科的组件出货量占到全球的20%以上。

   

 “光伏行业正面临着最大的机会,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未来这是个只有强者能生存的行业。”李仙德在接受媒体访谈时曾如此说道。

    事实上,不仅仅是晶科能源,诸如隆基股份、通威股份、中环股份等光伏企业,也相继投资数百亿元,纷纷布局扩充自身的产能。

    

产能的不断扩充,也在不断考验企业的融资能力,但随之而来的是企业负债率的节节攀升。

    

据统计,晶科能源2015和2016年两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约为78%、75%。2017年年报显示,晶科能源的负债率也达到了约76%,资产负债率一直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

    

反观国内上市公司,隆基股份2015年及2016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44.62%、47.35%。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隆基股份负债率为 58.57%。而中环股份方面,2015年和2016年,其合并口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1.09%、53.66%。2017年三季度末,中环股份负债率为57.94%。

    

不仅如此,记者梳理晶科能源公开的财务数据发现,近两年晶科能源短期偿债压力也在增加。截至2017年12月底,晶科能源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额约为19亿元,但负债总额约为219亿元,其中短期负债199亿元。

    

一位上市公司高管告诉记者,企业的偿债能力,一般可以用速动比率以及流动比率来衡量。一般情况下,速动比率为1较合适,小于1,则表明企业必须依靠变卖部分存货或资产以偿还短期债务;流动比率的合理标准则为1.5~2.0。指数越高,表明日常经营对短期资金需求较小,如果该指标过低,说明该企业对短期资金的需求较大。

    

据记者计算,晶科能源在2016年及2017年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83以及0.77;两年的流动比率分别约为1.07、0.98。

    

值得指出的是,在上一轮产能竞赛中,以无锡尚德、江西赛维为代表的一批明星企业不幸陨落。当年的江西赛维正是由于盲目地扩张,从而陷入融资—扩张—再融资的无限循环,导致债台高筑,资金链断裂,进而跌落神坛,走向破产重整之路。

    

不过,在光伏企业“军备竞赛”的当下,监管部门亦出台了相关政策以规范发展,防范风险。近期,国家工信部修订了《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形成《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2018年本)》,文件严格控制新上单纯扩大产能的光伏制造项目,对新建光伏项目的资金投入比例、实际产能、资源能耗都做出了新的要求。


新闻爆料、扫描二维码

关注中国经营报微能源


声明:“中经微能源”所推送的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小编。联系方式:请联系微信后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