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美又神秘又科学,豆瓣9.5的BBC海洋纪录片第2季,让科学家想发论文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10 03:15:3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撰文 | 马肃平  视觉 | 罗逸爵  统筹 | 汪韬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2001年BBC出品的《蓝色星球》。这部纪录片可以算是全世界探索海洋的自然纪录片的开山鼻祖,豆瓣评分9.5。


10集片子就讲了一件事——占地球面积70%的海洋以及里面的神奇生物。种种神奇,恐怕你活再久也难得一见——珊瑚们在晚上打架,鲸鱼的尸体如何在海底分解……


正在打架的珊瑚/腾讯视频


时隔16年之后,BBC《蓝色星球2》将在10月30日回归。新一季分为七集,主题是探索未知的海洋世界,腾讯视频同步BBC在中国播出,每周一集更新。

 

10月27日,南方周末记者参加了《蓝色星球2》独家超前放映交流会,最大的感受是:这部片子,又是要圈粉的节奏啊。

 

《蓝色星球2》预告片/腾讯视频


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短片的旁白,依然由大卫·爱登堡爵士担任。记得小时候,打开电视必看《动物世界》和《人与自然》。这两个节目都是央视引自BBC,并由赵忠祥老师中文解说配音。

 

片中时而会出现一个白发外国老头,或蹲或趴着介绍屏幕前的动物。仔细听能听到他的声音,但却常被更大声的配音覆盖。那老人就是大卫·爱登堡爵士。

 

这位91岁的老爷爷,是和《动物世界》里赵忠祥老师一样的存在,声音伴随了几代人对大自然和未知的探索。他担任制作的自然纪录片不计其数,并且霸占了这个岗位60多年。


大卫·爱登堡/腾讯视频


看片会现场,《地球脉动2》制片人迈克尔·冈顿回忆,当年自己参加BBC第一个会议的时候,就有人说这是他老人家最后一个项目,讨论有谁能替代他,结果30年过去了,我自己都要退休了,他还在干。

 

光从五分钟的预告片来看,配乐也相当震撼。open your mouth wide, the universal sigh(张大嘴巴,那是万物的叹息),给鲸鱼的沉吟配了台词。配乐由曾制作过《地球脉动2》《盗梦空间》《加勒比海盗》等经典电影配乐的汉斯·季墨操刀,摇滚乐队电台司令(Radiohead)完成。

 

季默叔为《蓝色星球2》配乐/腾讯视频


为了这部7集纪录片,BBC自然历史部一共进行了125次远征,拜访了39个国家,足迹遍布全球五大洋几乎所有的海域,甚至包括南极冰盖下1000米深的海底。光是水下拍摄,就长达6000多个小时。

 

仅仅第一集《一个海洋》,每一秒都美到不像话。

 

《蓝色星球2》剧照/腾讯视频


在热带海域,一只小海豚学会了用身体摩擦特定的珊瑚,而这种珊瑚可能有某种抗炎的特性。

 

在挪威北部的峡湾,虎鲸将鲱鱼群赶往海岸的浅水区。当海面出现银色亮光时,饥饿的座头鲸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能吞下100公斤重的鲱鱼。

 

座头鲸吃鲱鱼/腾讯视频


当雌性金黄突额隆头鱼达到一定年龄和身体大小时,就会默默变性。它们挑战年长的雄性,试图将原本受这些雄性保护的雌鱼“纳入后宫”。

 

你可能会问,这又是追踪伪虎鲸捕食,又是身临深海,又是旁观巨兽搏斗,怎么拍的啊?这就是BBC的本事了,动用了超多“黑科技”。

 

蝠鲼在墨西哥附近的科尔特斯海大量聚集、拍打翅膀,夜光藻在乌漆麻黑的水底下闪闪发光。这个场景简直就像施了魔法一样。当蝠鲼围绕摄像机盘旋时,在它们身后留下一串璀璨的光亮。这一切,得益于超高清低光摄像机。

 

蝠鲼/腾讯视频 


向沙子吹气寻找蛤蜊,抢夺其它鱼的猎物,然后总是游回硬珊瑚围成的特定厨房。午餐开始了,蛤蜊被叼起,狠狠地被甩向珊瑚礁的特定位置,一次、两次……直到被砧板珊瑚礁撬开。这是《蓝色星球2》中,一条名叫Percy的猪齿鱼的日常。

 

猪齿鱼/腾讯视频 


动物们竭尽所能,力求在竞争中占据优势。摄制组一直在寻找能体现这一点的故事。研究员约兰德·波西格读过一篇介绍猪齿鱼使用工具在竞争中力拔头筹的论文。

 

可是,没人清楚有多少鱼能做出这种非凡的行为,想找某种鱼,更是大海捞针。约兰德与住在大堡礁蜥蜴岛上的亚历山大·威尔博士取得联系,请他帮忙寻找这些猪齿鱼,看看它们是否表现出类似行为。果不其然,威尔在多次潜水后发现,有些猪齿鱼使用石头作为砧板撬开蚌壳,尤其是一条小鱼,会不断返回特定的硬珊瑚。

 

2014年夏天开始,摄制组花费100多个小时在水中拍摄这种小鱼,终于掌握了它的日常活动路线。

 

传统水肺设备的下潜时间约为45分钟,而有了美国海军的循环呼吸器技术,拍摄团队下潜的时间延长到3小时。循环呼吸器能让摄制人员在水底静静观察,并且不会产生气泡或干扰。


拍摄珊瑚礁/BBC 


跟上次不同的是,新技术使得很多故事的拍摄成为了可能。制片人奥拉·多尔蒂说,机器从《蓝色星球》时的16mm胶片摄影机变成了6K高清数码摄像机,拍出来的影像即使在IMAX屏幕上都能分毫毕现。

 

不只是利用已有的技术,BBC自然历史部的甚至还发明创造新技术。

 

拍摄珊瑚礁时,为了给观众营造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摄制组研发出了超高清水下探测摄像机,深入珊瑚礁的各个角落和缝隙,探索隐匿其中的动物。这种广角特写镜头其实就是从珊瑚礁鱼类的视角进行观察,让观众产生移情心理,更容易理解海洋动物在珊瑚礁面临的挑战。

 

当然,除了,人力、精力缺一不可。

 

奥拉·多尔蒂就相当拼。她和摄制组来到了南极半岛最南端的一座城市大小的移动冰山上,然后驾驶着潜水艇下潜到了1000米深处,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把潜水艇开到南极深海的海底。

 

摄制组所使用的黄色潜水艇/BBC 


当时,水温只有零下1.8度,潜水艇受到了低温影响,运行有点不太正常。在450米的水下,潜水艇突然漏水了。奥拉·多尔蒂回忆,而那时,返回海面需要45分钟。好在,驾驶员花20分钟找到了漏水原因,然后修补好继续作业。

 

在海底1000米的深处,奥拉·多尔蒂总共待了500多个小时。她坦言,在拍摄的过程中会出现类似的危险情况,因为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在人类已知的边缘探索

 

《蓝色星球2》制片人奥拉·多尔蒂/腾讯视频

 

《地球脉动2》制片人迈克尔·冈顿拍摄了多部纪录片,但在访谈环节,他却说自己从来不碰海洋这个题材,因为海洋题材的难度是陆地的至少5倍


《地球脉动2》制片人迈克尔·冈顿/腾讯视频

 

在南非狂野海岸,为了拍摄海豚跃出水面的画面,摄像师必须手持超慢速摄像机,乘坐当地向导驾驶的喷气式滑橇,穿越六米高的巨浪。

 

海豚/腾讯视频


在《蓝色星球2》开拍前,摄制组听到一些南非渔民的传言:一种名叫浪人鰺的食鸟鱼会利用一系列感官来捕捉猎物。它们会目测猎物的飞行速度、轨迹,甚至能通过身体的侧线感知水中的压力变化。不过20年来,从没有任何图片或视频画面来证实这一说法。抱着打赌的心态,一行四人带着800公斤重的设备来到塞舌尔群岛。

 

刚开始,摄制组只看到周围水花四溅,浪人鰺袭击低空飞行的燕鸥过程很快,地点也很随意。对摄像师特德·吉福德来说,想跟上它,难,调整画面几乎不可能。整整一个星期,摄制组几乎一无所获。

 

不过,当地向导彼得·金很了解这种鱼。他建议摄制组返回岸边,前往一个偏远海滩。在那里,每个月有几天涨潮时,浪人鰺会靠近海岸。在那里,摄制组能更好地观察浪人鰺从水下跟踪鸟类。最终,摄制组放弃了高科技的方法,干脆将摄像机固定在三脚架上,依照当地向导的建议,成功拍摄到了浪人鰺的捕猎场景。

 

狼人鯓/秒拍


为了拍猪齿鱼Percy,摄制组跟了人家两年多。结果看了第一集《一个海洋》,Percy的戏份不超过三分钟。值不值?值大发了。

 

2016年,大堡礁的海水温度升高,而且持续时间很长。当海水变暖时,珊瑚会出现白化现象,迫使那些原本进行光合作用、为珊瑚提供颜色的微生物离开珊瑚,导致珊瑚白色的骨骼全部裸露在外。在蜥蜴岛,摄制组亲眼见证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珊瑚礁死亡事件。

 

拍摄猪齿鱼Percy始于2014年夏天,到了2016年,大堡礁的部分地区,特别是蜥蜴岛和Percy的家园附近的珊瑚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由此,《蓝色星球2》的七集主题分别是:一个海洋、深海、珊瑚礁、深蓝海洋、绿色海洋、海岸、我们的蓝色星球。其中的“珊瑚礁”、“我们的蓝色星球”两个话题就和环保相关。

 

摄制组在拍摄过程中也注意到,塑料出现在全世界的海洋,甚至北极的冰层中。因此在拍摄时,只要看到海上漂浮的塑料,摄制组都会收集起来,有时是在拍摄之后,再从海洋中收集塑料制品。

 

这部《蓝色星球2》整整花了四年时间,而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前期与相关专业顶尖科学家一同进行的筹划准备上。最后,也确实拍到了一些人类从未见过的新景观。

 

墨西哥湾地下650米深处,甲烷火山突然爆发;

 

 甲烷火山/腾讯视频


在太平洋,摄制组见证了所谓的沸腾海洋现象;

 

在新西兰海域,数百只宽吻海豚紧紧簇拥着约150只伪虎鲸,协同作战,组成了强大的捕食大军。

 

科学家们也得感谢BBC,因为有论文可以发表了。亚历山大·威尔博士和他的同事们就计划发表一篇论文,介绍生活在加里曼丹开阔沙地中的黑双锯鱼如何将数倍于自身体重的物体推给海葵,为何特别喜爱对给未孵化的宝宝准备新家具。

 

蝠鲼有意识地去捕食灯笼鱼群,这将构成约舒华·斯图尔特科学笔记的重要基础。

 

我们发现了这么多,只是刚刚开始,揭开了海洋秘密的一个表面而已。奥拉·多尔蒂说。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原创作品,欢迎转载,转载须联系后台取得授权。】





· End ·



寻找绿色解决方案

深度解析合力大环保这五年

问责整改中的祁连山

中国的国家公园就要来了

外卖垃圾:会毁灭下一代,还是在背锅?

“禁售”燃油车:不是死刑,是角力 

核污染地区的食物可以吃吗?

亿元环境公益诉讼赔偿金何去何从?

抢救穿山甲竟如此之难

共享单车如何告别“垃圾山”? 

环保系统近3年6人赴任地方党政要职 

宝洁供应链的绿色隐忧

百亿件包裹变绿有多难

学校除霾,进退两难

家门口的都市桃源梦

为什么你不认识孩子教科书上的环保标识?


长按二维码,关注千篇一绿

南方周末旗下新媒体


最具影响力的绿媒体

环境产业的公共意见平台

中国绿色公号联盟总舵


电话:020-83000817

邮件:nfzmgreen@126.com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