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行尼泊尔(31)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6 03:08:3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若喜欢请转发你的朋友圈

 

 

美艳的罂粟

古城

布幔随风而动,非常有滋味,或徐或疾,灵动而招展,可以与来访者心情相呼应,也可以是翻飞的自由的不羁的神灵之舞。


不能不说尼泊尔旅游最刺激最难忘的时刻了,是我们去乘坐三角翼飞机时为我们办理手续的女服务员,长的蛮漂亮,却为何要把眼角画的那么夸张?手上的花纹是她们经常的装饰,很有民族特点。这三角翼飞机是自费的项目,为我们开飞机的是位英国人,打扮的有点嬉皮士,我们穿上厚厚的棉飞行服戴上头盔、风镜,然后飞上天空看喜马拉雅山脉的雪线与日出,这三角翼飞机没有全封闭的机仓,我们的飞机贴着山脉的皮肤飞行,皑皑白雪仿佛就在我们的指间,整面的雪坡从我们的身边滑过,大山迎面扑来,咫尺间我们的飞机一个翻身,轻巧的掠过,风狂乱地撩动着我们的身与心,与世界最高大最雄伟的山峰贴面共舞,感觉非常刺激 。我们夫妇兴奋不已,飞行员不时提醒我们看向飞机的一侧,原来那里有照相机,不时为我们按下快门,飞机上还有一架摄像机,记录下我们整个的行程,飞机降落后问我们需要刻成光盘吗?当然,这么美妙惊险的体验,录像光盘、照片都不能少!这段三角翼飞机之旅成为好多年都难以忘怀的记忆。


那一天的记忆是比较深刻的,天不亮就被叫醒,司机、导游王子带着我们直接奔向山上的一个村庄,我们是小车,钻来钻去,超过很多大巴,停在比较靠近村庄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公路了,我们开始徒步上攀,王子一马当先,说早就为我们定好了位置,村子里许多家的屋顶已经开始陆续接待游客,我们也被王子安排上了某家屋顶,屋顶上排满了椅子,我们还比较靠前,大家都在黑暗中等待黎明,山区的清晨还是很冷的,好在我们自己带着热茶,很多港台游客毛毯、毛巾被、床单、连老乡家的桌布都招呼到了身上,很快晨曦初露,大家都屏气凝神注视着东方,这个时候又挤上来一支老年摄影团,看着手上的装备都是相当的昂贵,但这帮人要支三脚架拍日出就不管不顾地硬性在最前的栏杆前支起架子,而且旁若无人的高声喧哗,多为粤语听不太懂,但令我非常不快,很多游客也都发出嘘声,真的是败坏情绪。


不过,这段不愉快的插曲随着光线的明亮而被忽视,眼前山峦起伏,太阳的光线为层次复杂而分明的山峦勾勒出迷人的天际线,而太阳正冉冉的从山后羞答答的移出,那可是世界上最高最壮观的喜马拉雅山脉啊,在众人亲眼见证下,旭日离开了山峦的怀抱,将自己的脸庞全部给了大地,天空澄澈明丽,大地汹涌起伏,我们发出热烈的欢呼,迎接太阳的光辉。 


费娃湖,一个当时以同性恋聚集而著名的湖。湖边到处都是外国的旅游者,更加多的是林立的贩卖二手登山装备的商店。从登山杖到服装、帐篷、再到鞋子、照明设施,取暖设备,通讯联络装备,甚至连咖啡壶都有多种可选,原来来这里的西方游客有很多是来从南坡攀登喜马拉雅山的珠穆朗玛峰的,90%都是全新而齐全的装备,下山后基本就不会带回去了,就地处理,当地人就周转出售,大多数物质都是八成以上新,而价格非常便宜,基本都是原价的10%-20%,所以很多人都会来这里选购。费娃湖边没有看到多少同性恋,但却有大量的貌似流浪汉的白人,他们躺在草地上,懒洋洋的晒太阳,然后太阳落山后找繁华的街道去乞讨,很有意思。


那一年去的?忘记了,但只有我们夫妇两人,属于豪华团吧,国内是接洽云南的一家旅行社,首飞昆明,再进入尼泊尔,那边给我们配备了一名导游、一名司机、一辆小轿车,所以,整个旅行是我们4个人,这位导游让我们称呼他叫王子,一路上不断向我们夫妇介绍自己是婆罗门的出身,是非常高贵的种姓,而那位司机拥有自己的汽车,一路在开王子的玩笑,但没有炫耀自己的种姓,估计不是婆罗门。


临走时,按照规矩我们要给王子小费,他坚持要我家先生手上的手机,不要小费。也许是华为的也许是中兴的,反正是个中国的牌子,属于便宜又好用的,那个时候还没有小米,先生说已经在用的旧的,不好送人,但王子执意要,不同意就不离开酒店,纠缠了近2个小时,终于先生答应将自己的手机给他,王子才兴高采烈的离去。


图行尼泊尔(30)小说连载:厚英庄园(19)读过的书图行尼泊尔(29) 

 

若喜欢请转发你的朋友圈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