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支架 | 系列三之支架的内心独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1 16:05:1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的名字叫支架
系列三


我是一枚小小的支架,我在你们的血管里为你们撑起“一方天地”,有的人对我并不陌生。但有的人可能也对我一无所知。那么,接下来就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吧~


  关于一切的开始


1929年,25岁的德国外科医生沃纳·福斯曼 (Werner Forssmann)提出:我们可以将一根导管插入心脏 ,并且通过这根导管可以向心脏注入药物或测量血压。      

他的言论遭到当时医学界无情的讽刺和嘲笑。因为当时认为导管进入心脏会引起猝死。

而这却是心导管介入手术最初的“起点”。


  关于冠脉造影术的发展

1959年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儿科心脏病专家Mason Sones等进行了第一例选择性冠脉造影。

1966年Amplatz、1967年Judkins进一步改进了导管顶端形状、弧度和导管插入技术,使选择性冠状动脉造影术得到广泛应用。


  关于“我”的进化史


第一阶段: 单纯球囊扩张(PTCA)阶段  1977年

这时候我还没有出现哦。此阶段为将一种可以像气球一样涨起的导管,把造成血管狭窄的粥样斑块挤压入血管壁,从而使得血流恢复畅通 。就像下面的图片一样。

虽然球囊扩张术可以使血流恢复通畅,但是术后出现较多并发症,如术后急性血管闭塞,严重心律失常,而中晚期再狭窄率高达50%。


第二阶段: 裸金属支架(BMS)阶段     1987年

终于,我登场啦~这是初代的我。

将我通过导管放入狭窄的血管内,再将我打开,就可以撑开血管,恢复血流。虽然相对单纯球囊扩张,再狭窄率有所下降,但是机体会把我当成异物,把和我接触接触的部位当成创伤区,不停的“攻击”我,造成支架周围的炎症与组织增生,反而造成血管再狭窄。


第三阶段: 药物洗脱支架(DES)阶段   2003年

也就是将我的外层涂抹药物。一般分为两种:

1.抗血栓药物涂层支架:通过药物作用抗血栓达到防止支架内再狭窄。

2.抗增殖药物涂层支架:通过药物作用抑制支架术后血管内膜的过度增殖达到防止支架内再狭窄。

现在医院进行冠脉造影支架植入术中,你们最常见到的就是我啦。我能有效的降低支架内再狭窄的几率,但是植入我的患者将要终生服用抗血小板药物,如拜阿司匹林之类。


第四阶段: 全吸收式生物可降解支架(BVS)  2013年

这是最新的我,但是还在研究与实验中哦。在人体内完成支撑作用后可全部吸收或降解,不需要长期服用抗凝剂。




  关于“我”的身体


心脏支架使用的物料主要为生物合成金属,有不锈钢,镍钛合金或钴铬合金,而不同支架又有不同的构造:

1、传统支架:单纯的金属网状管。

2、涂药支架:以药物抑制管道细胞增殖防止血栓的形成而展开支架。

3、全吸收式生物可降解支架


  关于大家对“我”的要求

(1)灵活;

(2)头端小;

(3)不透x光;

(4)抗血栓; 

(5)生物相容性好;

(6)扩张性能可靠;

(7)支撑力好;

(8)覆盖好;

(9)表面积小;

但是“一万个人有一万副面孔”,没有一种支架能满足以上所有的特性,所以熟悉各种支架的特性是保证介入治疗成功的保证。科技不断发展,我也在不断的进步,通过不断的努力,我一定会越来越靠拢大家对完美支架的要求。




参考文献:

[1]Daemen J,Wenaweser P,Tsuchida K,et al.Early and late coronary stent thrombosis of sirolimus-eluting and 

paclitaxel-eluting stents in routine clinical practice: data from a large two-institutional cohort study.Lancet.2007;369(9562): 667-678.  

[2]Kuchulakanti PK,Chu WW,Torguson R,et al.Correlates and long-term outcomes of angiographically proven stent thrombosis with sirolimus- and paclitaxel-eluting stents. Circulation.2006;113(8):1108-1113. 

[3]可降解冠状动脉支架的应用现状  李禄丰,刘焕云,赵晓辉 中国组织工程研究  第18卷 第8期  

图片来源于百度



欢迎扫码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