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贤博散文】植树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0-12 11:51: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题图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植树说
——作者|杨贤博(陕西)

  

  过完年就有了日子,日子是按天计算的。人却时常地不在乎日子,而在乎着每隔上一段时间的节气或节日。这不,过了惊蛰之后,就到了植树节。

 

  植树节是领导的节日,这里指的当然是万人之上的官员,一般的领导也只有单位里自演自乐罢了。生活中总有给领导服务的,备好树苗,选好地方,配好铁板锨,铁锨把儿基本都是新的,甚至于土坑是事先挖好,周边的土基本上细腻松散的,犹如筛子筛过,水桶的水早已经备好,三五个人扶一棵小树,领导拿起铁锨或水瓢摆个姿势。摄像机啪啪啪地闪光……

 

  第二天再看媒体,某某领导在植树节亲临现场植树几十亩几百棵的报道和领导吃苦耐劳的劳动场面上了头版头条……

 

  扯远了,植树也需要号召力。当年毛泽东主席给商洛题词:商洛人民每户种一升核桃。所以商洛人每年都在种树,每年都在栽树,核桃依然稀有。

 

  惊蛰之后,城里落了一场雨,秦岭里飘了一场雪。雪是春雪,落在地上很快就融化成了水,湿淋淋地泥泞着地面。太阳出来,暖洋洋地让人感受“春意盎然”,气温回升,门前的土地松软,在晨曦中,微风拂来,地醒了,地气上扬。

 

  我计划去一趟乡下。没走多远,路上遇到了户中的哥,他拉了架子车,车上载着两个孩子。两个侄子这几年我很少见了,都在城里打工,不远处的门口,停着两辆小轿车,一辆白色,一辆黑色,少说也是十万元以上的。一块大平地,用白灰勾勒出株距行距,一半已经栽上了油松树苗,路边摆放着一大堆儿油松树苗,架子车上也拉着满满一车。

  

  我问哥:“不种地了?全栽树?“

  

  哥回答:“不栽树咋办?地没有人种呀。”

 

  我说:“给别人种,不就完了。”

 

  哥说:“没有种呀。前些年让根理叔种,今年他坚决不种了,说他老了种不动了。前些年,这块地他种着,每年还给一笼洋芋,三年了都再没有要过,人家都不种。”

 

  我说:“重新找人呀!?”

 

  “找谁呀?村子哪有人?都不愿意种。你看看这前前后后的这些地,这几天都栽树了。”

 

  “栽树卖给谁呀?”

 

  “谁知道卖给谁呀?先栽上,不让地荒着。”

 

  “这些年到处种树,栽树苗子,到处都是华山松,白皮松,油松。等咱们想起来栽树,树早就不值钱了。“

 

  “哪有啥办法。地没有人种,栽上树最起码三五年就不管了。”

 

  “你不会自己种?”

 

   “哪有时间种?!再说了,种地划不来呀。出去一天再不挣钱也比种地划算。”

 

  正说着,福银开了辆三轮摩托,拉了满满一车树苗子,媳妇坐在树苗子中间,一脸汗迹脏兮兮地。堂哥高声喊:“福银,你栽了多少?”

 

  福银嘿嘿笑:“我把那些地全栽了。”

 

  我赶忙给挪车,福银从身边驶过。我突然想起了两年前一个外地朋友,让我帮他买两米五高的华山松苗子,我把他带到一个叫辋川的村子,满地都是树苗,开始买了一车因为不知道价格,出价210元一棵,后来再买,降成180元一棵,再后来,160元一棵。有一次装车,当地一个伙计说,他对面一条沟都是树苗,140元一棵,看上哪个给挖那个,负责装上车。再后来100元一棵。树苗子这两年越来越不值钱,五六十元就能买到。

 

  我问了堂哥栽的树苗子多少钱,他说,五毛钱一棵。

 

  便宜,那就栽吧。

 

  我站在土地边和他吸烟。两个侄子很卖力地干着,哥说他俩急着上班,回来没歇火地栽了三天了。

 

  望着满地似庄稼苗的树苗子,内心有一份莫名其妙的惶恐和无奈。小时候家里缺吃,翻过屋后的“风门子”山梁,开一块山地,往返几次地用蛇皮袋子背上晒干的鸡粪和洋芋种去种地。结婚的第二年,在分给自己家的林坡边开垦一块土地,足足种了6年,直至“退耕还林”政策出现,不允许再种。

 

  几年后,沟沟岔岔的土地开始荒芜,人们放弃整片整片的土地的耕种。土地不再耕种,城市的发展实实在在地不断征用土地建房,修路。农村再不稀罕土地上种庄稼,而是栽树。

 

  栽树是为了把土地占着,换一种荒芜方式。土地性质的改变,在当今社会越来越普遍,当然,农村的人越来越城市化。

 

   回不去的过去,回不去的故乡。土地上没有耕种的人,政策上,农村靠什么发展?农村靠什么振兴?农村靠什么支撑?实在是一句口号。

 

  一年一度的植树节又到了,第一次看到村子里如此大规模的植树场景,我有点杞人忧天的惶恐。

 

  “白头种松桂,早晚见成林。”植树本来是一件好事,是没有错的。在人类有史以来赖以生存的土地上植树,使土地的性质发生了改变,是历史上还没有过的事。

  

  然而,现在发生的,似有一丝忧患和迷茫,再过两年,房前屋后,应该是成片成片的林子……


推荐阅读

【春节专刊】杨贤博:日子,在不断发生着故事

【杨贤博原创】岁末闲话

杨贤博 || 时是冬日

杨贤博 || 简说鱼鹏

杨贤博 || 叶落下

杨贤博 || 情途末路(小说)

杨贤博 || 同学王建宏

杨贤博 || 病房夜



  杨贤博71年生于商州牧护关。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化厅文学艺术创作人才,商洛市作协理事。工作于国家电网门下,自由撰稿人,作品散见省内外诸多报刊、杂志。出版有散文小说集《古道诗情》、散文随笔集《向上流动》、散文集《出关》。

  嘉年华时光  原创文学

读书|写作|亲子|生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