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是不丹的闯入者,请保持宁静”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7 14:59:2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洛盏  图/永乐君  (待着网独家发布,授权咱们一起去旅行分享)


  杂芜的尘世,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大概是很多人的梦。对我们来说,这梦境,降临的太突然,甚至忘了醒来。如梦游般,就这么来到了不丹面前,这个隐秘的梦一般的国度。


  一、飞抵帕罗·第一眼不丹


  一架约90座的小飞机,在山谷中盘旋穿梭,一个绚丽又惊悸的空中转体后降落在帕罗唯一一条笔直跑道上。舱门打开走下舷梯,亮眼的阳光铺洒在国王和王后画像上,周遭青山隐隐,白云悠悠,不丹真仙境也。

  待着为不丹旅行体验官预定的酒店Uma距离机场只有10分钟车程,正遗憾没来得及多看几眼匆匆穿过的帕罗小镇,载我们的越野车已经开始爬山,半山上是今晚入住的酒店,酒店的窗外就是方才穿过的小镇。

  一进酒店大门,便被奇异的香味俘获,宁静又充满活力。后来才知这是酒店COMO SHAMBHALA 自制的混合精油,离开时爱不释手的买了一瓶回来,现在在熟悉的香薰里写着分享,宁静淡雅又活力满满。

  在酒店休息区坐定,一碗温热的姜茶随即送至手边。和导游聊完接下来几天的行程细节,便回房间休息了。是真的想休息了,还没见到曼谷的日出已在机场等待起飞,略感疲惫。


  推开房间的门,本要沾枕即睡的心飞到空中,开始跳舞。

  窗外就是那片我们匆匆穿过的小镇,翠绿山谷里连绵梯田边散落着不丹民居,远处仿若眉黛的山被水汽氤氲。虽说房间的任何一个角度都能看到窗外的田野,坐在窗边,随手翻开一本书的美好,大概只有徐来的清风知道。

  我进入梳妆模式,准备惊艳亮相。永乐君进入职业拍摄模式,这模式将一直持续到离开不丹。


  帕罗Uma的餐厅,最爱的设计。坐在其中,感觉好似圆形大伞庇护下的小精灵。若从上帝视角,大概是一朵散落凡间的小蘑菇上休息的蜻蜓吧。

  餐品每天更换菜单,种类繁多,西餐日餐印度餐等应接不暇,新鲜食材搭配菜园现摘蔬果,原本矜持品尝的我也放下自以为的惊艳亮相不顾形象的大吃起来。不丹人少食鱼肉喜食辣椒奶酪,这些传统食物未见于Uma菜单,也不建议肠胃不够坚强的人过多尝试。

  午间小憩,约好4点去帕罗小镇走走。


  一下车,小镇气息扑面而来,一条主路两边延伸出大大小小的店铺,货车驶过席卷扬沙。帕罗宗和转经广场遥相呼应,大型转经筒边甚至有信步吃草的牛群。

  我和永乐君挂着大大小小的相机漫步街头,绝对的游客气质。除了能感知到来自四面八上的眼睛,听不见任何招揽生意的声音。店主安静的坐着,三三两两的人安静走着,偶尔被一群好奇的孩子缠住,盯着相机发呆,给他们拍照后开心雀跃一路跟着,这是还没被游客宠坏的孩子。

  入夜,山间微凉。安睡,一早出发。


  二、盘旋普纳卡·不丹的灵魂


  从帕罗至普纳卡,126公里,4小时盘山公路。中途经过首都廷布,看过最高大的释伽牟尼佛像,在最高楼印度餐厅吃午餐,邮局买明信片。未停留多久,匆忙出发,要赶在路口开放时间进入普纳卡,目前这段路正在建设拓宽,限时开放,预计工期将持续1年,似乎可以见到路面拓宽后普纳卡山谷里的人会越来越多,未必是太好的事。

  廷布到普纳卡,一路盘旋上升,到达最高处多雄拉山口,天气晴好能望见边境的雪山。海拔3140米,即使正午暖阳当头刮过的风中也有丝丝冷峻之气,远处云遮雾绕,雪山未见影踪,108座佛塔镇守于此,山神容貌见即是缘。

  9月初的天气,雨水仍旧充沛,天气晴好见不到雪山是再正常不过的遗憾。好在早已见过,达卡至帕罗的航班上,在机长唠嗑似的友情提示中看到穿透云层的雪山仪仗队。每天都能和它们打个招呼,大概也是这全球稀有的不丹航线飞行员的些许慰藉吧。


  翻越多雄拉山口,山脚下极深的山谷里便是普纳卡了。佛塔之下,桃花源的入口。沿着山路颠簸而下,导游戏称在享受Dawa(司机)的massage。山路穷尽了蜿蜒,梯田穷尽了绿的层次。父亲河和母亲河孕育出普纳卡宁静祥和的气氛,也为他们带来丰富的物产。阳光、空气、生命、信仰在这里融为一体,终老一生的心愿莫过于此。

  由衷的认为,普纳卡是不丹的灵魂,是幸福的归属。

  经过普那卡宗,沿着母亲河进入河谷深处。路过好几所学校,身着传统国服的学生,看到我们热情地招手,反而是我们略腼腆的回应,似乎抱歉于惊扰了它们纯真自然的世界。


  到达普纳卡Uma,修建于风景极好的制高点。推开厚重铁门是一个大大的庭院,草木扶疏,颇有日式庭院建筑的情调,少了精致凝聚之气,多了古朴端庄之味。穿过大堂到室外的休息区,微风轻拂,群山尽览,侍者送来一杯柠檬红茶,倦意顿消。

  回到房间,再一次被窗外的风景震惊,这绝对是Uma煞费苦心寻址的精髓所在。时而平缓时而湍急的母亲河奔腾蜿蜒,层层叠叠的梯田间散布着几处民居,远处山间云雾缭绕,似有仙人下凡赏游。

  伫立窗前,神游万仞。这是我。

  一直拍照到天黑,随即进入夜间修片状态。待天色熹微推窗一看,拿起相机拍到天光大亮。这是永乐君。

  清晨的光线,是一天中最美妙的时间之一。阳光轻柔,富于变幻,万物之灵性在这时汇聚。摄影师的眼睛,这时也最透亮。


  吃过早餐,随导游一起去普纳卡宗。位于父亲河母亲河汇集之地,历经磨难依然独一无二的美丽宗堡。

  前来参拜的多是本地人,在入口廊桥处整理着装,披上正式的绶带,庄重严肃的进入宗内。入口处是一棵参天菩提,正遇上僧人下课,涌出门外休息,走过身旁还看到挤眉弄眼的顽皮小僧。

  开放参观的殿堂不多,殿内壁画圆润精致,多关于不丹宗教起源、生命与自然、团结与幸福。大殿和其他佛教一样供奉鲜花和酥油花,只是酥油花与西藏和尼泊尔所见的浓烈色彩有别,不丹酥油花多清淡素雅,在不甚明亮的大殿里好像忽闪忽闪的蝴蝶。

  参观完主要大殿,可随意在开放区域走动,我们爬上一间阁楼,地上零散放着一些颜料、木板和酥油花习作。正在端详花纹,从里间出来一个约莫6岁的小僧人,前襟兜着几个咬开的水果。不懂英语,导游同他交流,说要继续练习,下午老师会检查酥油花作业。

  三人围坐在他一米外的位置,观察他练习制作的过程。一开始表情还有点紧张,后来发现我们一时半会儿不走,索性舒展开来认真做起作业。现在想来还蛮奇妙,一行三人在普纳卡宗的一个小阁楼里,围观小僧人做酥油作业,各自做事,各自想心事,一言不发却有默契说再见。临走将我喜爱的糖送给他,让他分享给小伙伴。导游说自己吃会掉牙的,小僧人咧嘴笑得灿烂。


  午餐的餐厅可以直接看到山间的切米拉康寺,是喇嘛朱卡库拉的堂兄为纪念他降伏恶魔而建的寺庙,寺前黑白红三色佛塔仅此一座。切米拉康寺是求子圣地,寺院正门及赐福法器均以生殖崇拜为表征。

  穿过整齐的村庄稻田和嬉戏的孩子,迎接我们的是一颗巨大菩提树,据导游说这棵和普纳卡宗内的那科均来自印度,不丹国内无此树种。树下一片平整的草地上坐着村庄里修行的人们,或拨动念珠,或静坐沉思,或枕着清风梵音安睡,也是一种修行。

  切米拉康寺规模较小,人气很旺。寺院外围走廊里坐满了修行的人,看起来更加虔诚执着。赤脚步入殿内,导游教我行叩拜大礼,拜老师和佛像。行完礼可许愿,若灵验要来还愿的,念及还愿之日未可期,未敢许愿,只是留了一个微笑在殿内。

  正当僧众学习之时,大殿内坐着20余年龄不大的僧人,午后昏昏,不少人一边诵读一边瞌睡,看着有点心疼。导游说他们很早就要起床工作,还要学习,傍晚要背诵检查,实在是很辛苦。比起我们按部就班的功课来说,这出家为僧,真能练就人的心性。悟道者,真禅也。


  下山已近傍晚时分,恰逢最后一阵美妙的光线,原本计划去爬另一座山,最后果断决定悠哉游哉地晃回去。这一晃便是最后一眼普纳卡,也是最完满的普纳卡。

  山坡上牛群安然踱步食草,任凭我们靠近也不见攻击之势。不远处插满白色经幡的一处是不丹表达对逝者祝愿的方式,家中有人离世,则栽一树经幡在此。真是极好的注解,尘归尘,土归土,及尽繁华,不过一掬细沙。

  村庄的外墙上画满了各式图腾,以生殖崇拜为主。不明就里看着巨大的图腾有些许羞涩,若只取其庇护和辟邪之意,与我们的守护神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走过村庄屋前屋后,看到很多带着孩子的母亲,这也是信仰生殖崇拜的母系社会才有的景象吧,不受约束的婚姻总有一方会承担起养育孩子的责任,这一方就是母亲。


  穿过稻田去切米拉康寺的时候遇到两个可爱的女孩儿,天真烂漫的年纪,执着地对我喊着good morning madam,给她们拍照也不见一丝羞涩。注意到她们,是因远远的听见清亮的歌声,邀请她们再唱一曲反而害羞起来。

  走远一段距离,其中的一个小女孩大声喊起来,导游说她们决定要唱歌了。迅速折回去,欣赏了一段原生态的歌舞表演,而且是在一个水泥石磙上。现在想来,这表演可以称为环境艺术的典范了。

  歌声清亮,表演自如,对我们来说是莫大的惊喜,连声道谢称赞她们。本应粉丝献花,最后完全不受控制,场面戏剧性的变为粉丝接受献花。这束摘自田野的花供在了切米拉康寺的外墙边。

  回来的路上再次遇到等候在此的小朋友们,阵容变成10个人,大概这村子里全部的娃娃都出动了。没有任何招呼的,再一次变成疯狂的献花大戏,应接不暇,几乎脱不开身。导游不得不跟每个孩子说,这是最后一支花,答应得好好的看着我们走远,又不受控制的再一次举着野花冲过来。这些热情的礼物最后也没带走,留在了一处拐角。记得你们的热情就好,希望没有人打搅你们的纯真。


  在中午的餐厅稍作休整,意外发现3只猫,都是女主人养的。之前心心念念有人说不丹女人爱猫,却几乎没见猫,倒是有大片睡倒在路边的狗。我趴在地上几乎快变成一只猫了,想替我的黛玉和悟空问好,不知它们能否辨别我身上的猫味来自中国。果然是同一个种族的,不爱理人的猫,默默形成三角对峙状将我围在中间,我真的变成一只来自中国的猫了。


  准备上车回Uma,一抬头,天边出现了彩虹。在如今的城市里,蓝天白云和彩虹就等于风景优美了,我兴奋的冲出去大喊rainbow,其他人只是淡定的看了一眼。在他们的生活里,彩虹应该和奶酪炒辣椒一样稀疏平常吧。


  在普纳卡Uma的最后一顿晚餐,一大早,我们将返回帕罗,又是一次Dawa massage 之旅。


  袅袅晨风中醒来,窗外又见一道彩虹,果然是稀疏平常之物,仍不能自已的激动了好久。

  清晨曼妙的光线中,吃完早餐,给店员们拍完照,挥手告别,好想呆的久一些。

  真心羡慕他们守着这个美好的地方,或许他们也会羡慕我们看世界的心吧。


  三、惊喜帕罗·徒步虎穴寺


  匆匆看过一眼的帕罗,这次从普纳卡回来,才是正式认识。对餐厅的侍者说想念这里的味道了,他们脸上笑开了花。带我参观新房间的侍者,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打开门,我情不自禁的喊出了声,真的太奢侈了。

  面前是一间布置考究的双人套房,吧台上燃着一盏香薰灯,不能再熟悉的味道。

  拿着摄像机激动的转了一圈又一圈,是我。

  扛着三脚架淡定的换了一个又一个角度,是永乐君。


  帕罗Uma较普纳卡Uma,占地面积更大,拥有更完善的设施,房间数量更多面积更大。吃过晚饭考察完massage、健身房、泳池、瑜伽室、图书馆。暗自决定明晚徒步虎穴寺归来一定深度感受这全套体验。


  吃过早餐,毫无准备的向虎穴寺进发,看到行程安排写着hard程度的时候颤抖了一下,其实是2-3小时的徒步登山。生活在平原地带的我原本惧怕爬山,却也在惧怕中爬完了泰山、青城山、香山等不少的山。永乐君爬山不少,却是第一次背着重重的器材包翻山越岭,着实拼命。

  虎穴寺建在一处峭壁之上,想从山谷直接攀爬而上几乎没有可能。只能开车到邻近的山脚,踩着巨大树根嵌出的一级级台阶,有时只有走出来的土路,一步步爬上这座山的最高处。在最高处,峰回路转,站在一块巨大的岩石看台上,面前就是虎穴寺。风中经幡猎猎作响,奔腾的瀑布倾泻而下,冲洗着过桥信徒的尘世罪恶,用最清爽的姿态朝拜神寺。

  做不擅之事,原本就是一种修行。对我而言,爬山是一种最残酷的修行。幸好,这山间野趣甚多,随意捕捉即是罕见美景,如万千形态的山珍蘑菇、树梢间嬉闹觅食的白面猴、久久停在一朵花上蝴蝶、流水转动的经筒等等。

  除却山间野趣,散落在苦修路上的还有各色擦擦、玛尼堆,同西藏一样。因不丹海拔较低,植被丰富,玛尼堆也颇有自然野趣。不丹人的修行看起来很幸福很简单,信仰没有西藏那般充满生活的全部,转经路磕长头的苦修全世界大概也只有西藏才见得到。


  终于,要走过那道念珠化作的瀑布桥了。细密的水珠扑打在脸上,仿佛钻进每一个毛孔里去了,若能在这瀑布前打坐修行一阵,尘世间的万般罪孽都消失殆尽了,心头该有万千莲花悄然绽放吧。

  虎穴寺因一场大火毁损严重,不知是自然还是人为,寺院现在非常谨慎,规定凡进入的游客不允许携带除了钱包护照以外的任何物品,相机手机均寄存在寺前一处小房内。这般的轻装参观,还是头一次,也是记住的佛像细节最多的一次。同样是不许拍照的大殿,带与不带相机,心中的感觉竟有不同,说来也归因于虎穴寺奇崛难达。

  比起其他寺院的修行者聚集甚多,虎穴寺则少了许多,偶尔见得也是年龄较大者。王安石说的着实在理: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下山的路陡峭难走,再次走过瀑布桥,回望虎穴寺。风中静穆的脸,如刻进岩石的坚毅,一晃神,仿佛一只飞虎眨了眨眼。时间还早,决定在虎穴寺面前静坐一会,不为洗去罪孽,只为感受它的呼吸,聆听它的指点。

  天色渐晚,似有乌云靠近,大雨将至。山路一旦泥泞,则难以下山,可能被困山间一宿。明天一早就要去帕罗机场了,这般挽留着实无福消受,只能加快脚步仓促下山。

  终究还是凡人,在变幻莫测的天气面前,只能唯命是从。

  仿佛是有某种指示,一条黑狗一直不近不远的跟随我们,有时走在前方带路,从虎穴寺到山脚。快到山脚的时候,一个转弯它就遁入林间不见了。


  拖着疲惫不堪的脚,回到Uma,泡个热水澡,舒缓许多。

  接下来将COMO SHAMBHALA、瑜伽、健身房、泳池体验了一圈,心满意足吃了顿三文鱼全宴,待着不丹顶级体验进入尾声。



  四、心诚则灵·秘境不丹


  能够和永乐君一起成为待着不丹体验官,是不丹突然降临的恩宠,也是心诚则灵的极致。最后写写我匆忙中认识的不丹。


  不丹,在梵语中的意思是“西藏边陲”,从历史沿袭来看也曾是吐蕃王朝的一个部落,国旗上的四爪龙也是曾经藩王的标识,其着装也有传统汉服的影子,如果碰巧带了汉服去,也许还能认个亲。

  抛开诸多历史遗留和外交争端,如今不丹境内的佛塔有3种风格,西藏风格、不丹风格和印度风格,大约彰显着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境遇。

  现在持印度护照和印度货币可以在不丹自由行。所以在廷布街上经常见到印度服饰的人,不像我们千里迢迢历经磨难的游客脸上写着惬意和自信,他们多是步履匆匆,好像在寻找什么。普纳卡至廷布的山路扩宽维修,工人也多是来自印度。看着这些步履匆匆或者忙碌的印度人,心中总是浮现不太好的未来。

  现今的不丹是印度的宠儿,但不丹一直没有放下寻求绝对独立的脚步,可这样一个宽容幸福的山麓小国,在任何争端中均不可能全身而退。如果想成为瑞士,只能是梦了。不成为锡金,就是最好的梦了。


  除开这些看似飘渺的政治外交环境,不丹人民的生活环境则比我们水泥森林中的人美好得多。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过无论有多美好,习惯了现代化生活方式的人也很难在不丹生活。

和Jesse聊天,他说来不丹工作好几年了,了解了一些他们的文化和传统,看得久了会逐渐适应,这些外人惊叹的风景,在他们眼里不过是普通平常的生活。问及他前来探望的美国女友,为何不在不丹工作,风景独好又不会分隔两地。她说适合的工作毕竟还是最重要的,三个月能见一次面,而且是在美丽的不丹,也很美好。

  无论有多想念不丹的风景,也无法安心做一个不丹人。


  不丹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应该居发展中国家之首吧。河谷边最好的地段,都用来建设学校。山路上经常看到涂成亮黄色的校车,坐满了欢乐的孩子,放学走在路上的孩子背的书包也没那么重,拎着饭盒一路嬉闹着回家。

  这是我记忆里的童年,所幸记忆还在,而回家的路早已变了模样。但愿经济的发展不会惊扰他们的童年。

  出发之前,看到一句不丹前首相的言论:“我们知道真正的幸福不能够存在于有人正在受苦时,而是来自于服务他人。”

  这句话让人伤心,被服务的人不会知道,创造这样的国度这样的神邸,付出了多少代价。而这些只有只有他们的民众才会知晓,习惯了,就会变成幸福。感激自然的赋予,感激邻舍的和睦,感激国王的保护,安静的将生命延续成幸福的模样。

  如果我们是不丹的闯入者,请保持宁静,请存有乌托邦的服务精神,并将之刻入生命。


  屏气凝神,端坐如松。徜徉神君庇佑的国度里,澄明来自了悟的幸福。

  一切无他,心诚则灵。秘境不是不丹的全部,那幸福的秘境才是。


                            洛盏记事

                            2014年9月16日夜


注:

更多图片和花絮请关注洛盏的后续分享,攻略类请关注待着官网发布。

喜欢摄影师,请关注微博:永樂君YOLO

附为数不多的合照一张

我要推荐
转发到